返回

魔临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六章 演讲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郑凡真的是感冒了,这感冒,绵绵长长地拖了半个月才好。

    但那晚他说的,并不是昏话,因为七个魔王的实力,都得到了进一步地恢复。

    如果说郑凡是八品武夫的话,七魔王,大概也是八品境界的样子,但他们不一样,血统、经验、特殊能力等等方面赋予他们的bug加成,让他们绝不仅仅是七个八品高手那么简单。

    田宅众人享受过“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待遇,

    翠柳堡这里,也是一样,只不过翠柳堡这里的,更让人能接受一些。

    虽然感冒已经好了,但郑凡依旧没穿甲胄,而是穿着棉袄,厚厚的棉袄加上脖子上的一圈围巾,自己给自己整得跟个粽子一样。

    今儿个是阴天,下着雨,天气里泛着苦寒的滋味,冰渣子上的凉劲儿像是能刺入你的皮肤。

    但尽管如此,堡寨里的训练,仍然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银浪郡边境的所有堡寨里,能奢侈到拥有独立校场的,大概只有翠柳堡一个。

    所以,不管是在现代还是在古代,钱,虽然不是万能的,但能解决大部分的不能。

    校场上,霍广带着七百族人正在操练,大燕门阀传承多久,在骄奢之风的浸润下,肯下功夫继续以“武”传家的门阀,越来越少了。

    人,都是渴望舒适,渴望让自己过得更舒服的,但霍家却是一个例外。

    但这种意外,没能改变霍家在镇北军马踏门阀的浪潮中被颠覆的命运,只是,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也算是给他们提供了更大的重新翻身机会。

    战阵厮杀,需要改掉很多的个人斗勇的毛病,不需要太过于花哨的东西,而是要讲究一个配合。

    这是梁程说的话,所以,这半个月来,没有被拆分的霍家人,在梁程的带领下,开始通过操练来逐渐磨去家族子弟个人英雄主义的作风。

    左继迁,也依旧掌着左家人,大战在即,没时间去分化瓦解了,先自家人带自家人,反而能将凝聚力和战斗力给快速提起来。

    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吧。

    郑凡不懂练兵的道理,所以他也没去指手画脚。

    哦,也不是,郑凡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让樊力那个憨憨在练兵时离远一点,他不想自己手底下的新兵也学会喊“乌拉”。

    画风,还是不要太偏离得好,否则作为统帅的自己,在需要时,没办法获得足够的虚荣感。

    郑凡的态度,在那晚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想要玩,我想要搞事情,但我不想负责任,听起来,很渣男。

    其实,那一晚之后,郑凡和大家的相处模式并没有什么改变,魔王们依旧喊自己主上,但彼此之间,多了一抹淡定从容。

    这种氛围,让郑凡很享受,他觉得这才是生活应该有的样子。

    至于魔王们是否真的这般想的,郑凡不清楚,也不想再去费脑子了,一门心思当个鸵鸟,看起来很蠢,但却舒坦。

    “啊~”

    郑凡打了个呵欠,这几日四娘的针线活水平又有了提升,对于她来说,已经不再满足用手来使针了,连脚也……

    自己的手下想开发新的技能,练习新的技术,作为主上,郑凡只能以身饲虎当陪练了。

    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主上。”瞎子北走了过来,“密谍司派人来了。”

    ……

    火盆前,将自己包裹成粽子的郑凡坐在椅子上,双手放在火盆上一边烤着火身子也在轻轻地前后摇晃着。

    密谍司来的人,是熟人。

    上次去怀涯书院,被杜鹃派去书院传达命令的那位,也就是曾被郑凡歪歪过是不是偷看过女上司洗澡才被发配一个挨打任务的兄台。

    这兄台的名字很有个性,他叫山吉。

    初开始自我介绍时,

    郑凡听成了山鸡,

    还好感冒已经好了,

    否则郑凡真得笑出鼻涕泡儿来。

    山吉是杜鹃的手下,而杜鹃是银浪郡密谍司的负责人,同时还是靖南侯夫人。

    “郑大人,您这,实在是太安稳了。”

    山吉是来问候的,自我介绍之后,全程寒暄,主题,就是这一句。

    随后,他就离开了。

    等他走后,瞎子北从厅堂后面走了出来,拖过来一把椅子,在郑凡身边坐下。

    “主上,你说,这是谁的意思?”

    “应该是杜鹃。”

    瞎子北因为没能和靖南侯真的接触过,所以在有些判断上,无法做到确定。

    郑凡继续道:

    “靖南侯不会专门派人来问我这个,他现在应该很忙,然后,这些方面的事,应该是杜鹃在负责。”

    “那就是许文祖扛下来了。”瞎子北说道。

    郑凡点点头,道:“应该是。”

    密谍司毕竟不是参谋部,直接跳过上官给自己传话,明显不合规矩,但大概是因为许文祖那边无条件地偏袒翠柳堡,所以杜鹃那边才特意派山吉过来提醒一下。

    其实,在郑凡还在田宅帮靖南侯家里收尸时,银浪郡这边的各大军头子们就已经收到了来自靖南侯的命令。

    命令很简单,尽你们所能,去骚扰乾国!

    南望城是第一防线,也是燕国南疆对乾的第一重镇,但此时,在燕乾边境上,除了许文祖之外,还有八个总兵官。

    他们被从原本的防区和驻扎地给向前推移了过来,也就是说,在这里,加上许文祖在内,总共有九个总兵大人,麾下的军头子们,那就更多了。

    所以,当靖南侯的命令下达后,这么多个军头子就像是一只只马蜂一样,开始刺入乾国的边境防线。

    战事,其实已经在郑凡回来前,就已经开始了。

    然后,等郑凡领了刑徒们回来,又过了大半个月,却依旧没有响应靖南侯那道命令的号召,只是缩在堡寨里练兵练兵再练兵。

    “这应该是第一阶段战事的发端。”瞎子北说道。

    按照瞎子北的推算,燕国对乾的战争的第一阶段,就是依靠靖南军的力量,吃掉乾国在北方三镇的野战精锐,这也是为第二阶段等镇北军扫荡门阀结束后的参战进行铺垫。

    眼下的袭扰,目的就是吸引乾国朝廷将其周边能调动的部队都向三边靠拢,然后迫使乾国边军来和燕军打一场野战。

    同时,因为下面各个军头子们吸收了大量的门阀刑徒,所以他们也需要靠这种密集的军事活动来磨合队伍,腹黑一点的话,也是让那些心怀怨怼的门阀刑徒们,消耗掉一些。

    “瞎子,你有没有觉得,这燕国和蛮人打了几百年的仗后,连打仗的方式,都变得和蛮人很像了。”

    “是这样。”

    蛮人出征,都是以王庭大军为主,然后号召其余部落派出勇士来参战,以此来组成大军。

    燕国这边,靖南军就像是王庭大军,而郑凡在内的这些一个个军头子们就像是来助战的部落。

    “乾国人那边,可真沉得住气啊。”郑凡感慨道。

    虽然翠柳堡没出战,但其他兄弟部队的战况郑凡这边也多多少少知道一些,乾国人依托着堡寨防御体系,哪怕被燕军小股骑兵部队一次次地穿插过去,但他们依旧没有采取任何的主动攻击态势,三镇精锐更是一次都没有出来过,似乎铁了心地要当这缩头乌龟。

    “是的,那边占到便宜的,不多,甚至还有不少吃亏了的。”

    “呵呵。”

    郑凡笑了笑。

    老实说,郑凡是不急的,毕竟第一枪是他打的,他也因此得以进入靖南侯的视线,眼下又有许文祖做靠山,所以才能从容。

    虽说屯在这里一门心思的练兵也确实有些无聊,但也不用火急火燎地跑出去当无头苍蝇到处乱碰。

    “主上,六皇子那边传来的消息,据说乾国三镇都督杨太尉向乾国朝廷上书,请调乾国的西南兵到北边来进行防御。”

    “乾国近些年,也就在西南那块儿和土司们干过架,那边的兵,大概是能打的,但也不足为虑。”郑凡说道。

    “的确。”

    乾国西南地区多山,但银浪郡和乾国边镇三郡这边,是平原,就算乾国的西南兵再能打,顶多是山地作战能力不错,在平原上,遇上铁骑冲锋,一样得歇菜。

    “这不是关键,关键在于第二条。”

    “哦,第二条?”

    “是,杨太尉还建议裁撤掉乾国边境上的所有堡寨,部队收缩至三郡重镇之中。”

    听到这一条,郑凡的眼睛眯了眯。

    这是铁了心当缩头乌龟啊。

    别看现在乾国边境堡寨对燕**头们的袭扰确实起到了不小的防御作用,但那是因为总攻没开始,眼下只是小打小闹罢了。

    一旦靖南军动起来后,这些堡寨的警戒作用基本就没什么意义了,而一旦乾国收缩兵力放弃野外区域,看似是很怯懦的行为,但守城和野战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你总不能让燕国最引以为傲的骑兵下马去爬城墙吧?

    这简直是在犯罪。

    “真让他当成了缩头乌龟的话,那问题,可就大了。”

    燕国追求的是速战速决,最好是通过两三场大战将乾国北方精锐都吃掉,然后就长驱直入,一旦被强行拽在了乾国北方开始玩儿土木工程……

    郑凡舔了舔嘴唇,燕国,拖不起,燕国已经被燕皇三人烧成了一锅沸油,得下菜快速爆炒,可玩不起小火慢炖。

    “这个太监,不简单。”瞎子北说道。

    “嗯,靖南侯也说过相似的话,不过,他应该要被调走的才是。”

    “这奏折上去后,应该会加速他被调走的进程吧。”

    “先不管他了,那个太监的事让燕皇和靖南侯去头疼去,我说,既然密谍司都派人来催了,咱这兵也练了一些日子了,是不是得开出去试试刀了?”

    “主上想玩了?”

    “是啊。”

    瞎子北问的很直白,郑凡也回答的很直白。

    “可以是可以,其实,咱们翠柳堡无论是在人数上还是在装备上又或者是在兵员素质上,都超过其他军头子太多太多,不过,这么多甲胄,这么多战马,以及每天这么好的伙食供应,说实话,也是时候让六皇子看看他的投资成效了。”

    “听你这话,还有条件?”

    “是的,这一次,属下有条件。”

    “说。”

    “上一次去乾国,主上就带上了阿程,这一次,我们全都要去。”

    ……

    下午的操练被取消了,大家难得的可以休息半天,晚上的伙食还比平日里要好很多,肉多了,甚至多到了能让你纯吃肉管饱的地步。

    其实,燕国边镇各个部队,真的不缺粮,门阀的恐怖积蓄,足以让燕国朝廷在粮草问题上,只有幸福的烦恼。

    但能像翠柳堡这般吃得好,那也近乎是不可能的,对自己的手下,郑凡是愿意下本钱的,当然了,最重要的是这钱也不是他来出。

    燕京的小六子可能会碰到自己一样的问题,那就是迷茫,自己多花点他的钱,给他努力赚钱的人生目标,也算是在帮他了。

    士兵们很是兴奋地去拿着食盆领饭食,坐下来后,开始大口大口地吃肉。

    校场前面,还升起了几堆篝火。

    霍广坐在那里,接过了族人帮忙打来的肉汤一口一口慢慢地喝着。

    另一侧,左继迁也是差不多一样。

    一个有经验,一个曾在嵇退堡当过守备,两个还是刑徒身份的男人拥有着和普通士兵不同的敏锐。

    他们猜到了,要打仗了。

    虽然这些日子在堡寨里吃得很不错,除了操练时辛苦一点,也没什么其他的不适,但这帮人现在最渴望的,并非是这食宿的好坏,他们要的,是军功!

    他们需要用乾国士卒的首级,去帮自己家眷脱离奴籍。

    郑凡可以稳如泰山地在那里等着,但这些刑徒兵们可早就饥渴难耐了。

    当晚食结,开始让众将士列队分发领取干粮和箭矢等东西后,大家终于意识到要做什么了。

    一股热切的氛围开始在校场上弥漫。

    而在院子里,

    一张地图被摊开,

    七个人围着地图在商量着作战计划。

    “要我说,要玩就玩一把大的,我觉得绵州城不错。”

    郑凡手指戳在了绵州城的标记上。

    绵州城不算是乾国三大镇之一,但也算是不小的城池了,最重要的是,人很难在一个坑里摔两次不假,但却会在捡过钱的坑旁弯腰很多次。

    郑凡喜欢这座城。

    “其实,都可以。”瞎子北倒是无所谓,打个出其不意,学一下四渡赤水,也不是不可以。

    “但他们不会戒备么?”薛三有些担心地问道。

    毕竟,绵州城可是燕乾摩擦以来,乾国唯一陷落过的一座城池。

    “这些日子,那些小军头子不断地袭扰乾国边境,其实反而会让乾国懈怠下来,因为那些军头子的部队,真的没什么战斗力。”梁程说道。

    在场七个人里,他是唯一一个有战争技能的角色。

    “他们人数少,装备也差,至多是在边境线上让乾国的堡寨多燃几次烽火,这反而对于我们而言,是一种不错的掩护。”

    上次,梁程和郑凡去乾国时,身边就四百蛮族骑兵,虽然战果丰硕,但都是在兵行险招。

    这一次,不同了,翠柳堡这次预计要发出一千五百骑,当然,比起这一千五百骑,更让梁程有底气的是,

    大家伙,这次会全都去!

    身为魔王的一员,梁程很清楚这些个同类,到底有着怎样可怕的能力。

    其余人,其实对去哪里,怎么打,都无所谓,他们只是想要可以玩儿的地方而已。

    外头校场上的那些迫不及待的士兵估计不会料到,

    里面的首领们,到底再以怎样的一种“娱乐”精神在制定着作战计划。

    最后,还是由郑凡做总结陈词,

    “先暂定目标是绵州城吧,走一步看一步,上路出发后,由梁程来做指挥下达命令,我们待会儿就都听你的。”

    大家都没意见,

    梁程也点点头。

    “那咱们就……出兵了?”薛三问道。

    瞎子北开口道:“主上,我觉得,这样好像有点草率了。”

    “唔。”郑凡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感觉的,你还有什么要补充或者要分析的么?”

    瞎子北很严肃地道:

    “我觉得,在出发前,主上应该对士兵们做个演讲。”

    “需要么?”

    “很需要。”

    ………

    士兵们在焦急地等待着,然后,他们等出来了翠柳堡守备大人,也就是他们现在的军门。

    这半个月以来,这些刑徒兵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自家守备大人穿的是甲胄而不是大棉袄。

    这几乎就是……明示了。

    校场上所有人的呼吸,都开始变粗。

    “真的,随便我讲什么?”郑凡对身边的瞎子北问道。

    “主上您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哦。”

    郑凡点点头,走上前。

    大家,都安静了下来,四周,除了篝火堆里不时轻微爆裂的木柴声响,没有其他杂音。

    “咳…………”

    老套的清咳开场,放在后世就是对着话筒:“喂,喂。”

    校场上的士卒们都很给面子,都在盯着郑凡。

    郑凡开口道:

    “想必大家都清楚,朝廷把你们押送到这里来,其实就是希望你们能死在这里省得给朝廷添麻烦的。”

    “…………”全场!
推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