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临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二十三章 莫不是个傻子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郑凡和阿铭回到了堡寨中,

    下一刻,

    翠柳堡全体戒备。

    原本按照惯例晚上放出去的哨骑也全都被招了回来。

    哨骑在翠柳堡的作用本就是负责游弋和警戒,给家里睡觉休息或者日常活动的袍泽提供喘息放松的保障。

    眼下,既然已经断定有一支规模不小的乾国骑兵北上了,而且目标就是自家翠柳堡,也因此,在家里完全戒备的当口,外面的哨骑已经不再有什么实际的作用。

    郑守备小本买卖做惯了,讲究个锱铢必较,与其让哨骑在外头被人家摸掉或者冲掉,不如都收回来。

    翠柳堡的墙垛子上,士卒们弓弩在手,为了以防万一,连为了抵抗对方攻城的热油都已经在大铁锅里烧着了。

    如果这是一场演习,那么翠柳堡必然能拿一面先进战斗集体的流动红旗。

    哦,对了,

    原本挂在堡寨大门口的翠柳堡的牌子,在郑凡回来时,就已经下令让人赶紧摘掉。

    深夜的寒风一遍又一遍地在堡寨上方呼啸过去,但没有一个士卒敢有丝毫的懈怠。

    因为自家军门带回来的,不仅仅是乾骑北上可能要偷袭自家堡寨的消息,还有大家这次军功的折算消息。

    门阀刑徒兵们的家眷,很快就将得到脱籍,蛮兵们,也很快就能拿到燕国户口,在这两个好消息的刺激下,所谓的敌袭阴影,真的就已经有些不算什么了。

    梁程正在指挥着防御,布置着兵力,其实对方既然是骑兵突进,想来也不可能真的大大方方地来打一场攻坚战。

    大概模样,应该和自家两次进入乾国打绵州城时差不离,云梯蚁附攻城那是不可能的事儿,就是专打你一个措手不及。

    在梁程看来,眼下大家都严阵以待着,除非对面的乾国将领真的脑子进水了,否则不大可能去下令攻打这样一座防守森严城墙高耸的堡寨。

    一分钱一分货,比起别人家随随便便的木头栅栏围出的军寨,翠柳堡的这款,可以说是相当的“龟壳”了。

    让郑凡有些意外和高兴的是,瞎子醒了。

    绵州城下控制完达奚夫人后,瞎子精神力严重透支,昏迷了两天。

    此时的瞎子坐在轮椅上,额头上放着一条热毛巾,看起来,很有一种娇弱的味道。

    “什么时候醒的?”郑凡问道。

    “下午。”瞎子回答完,还咳嗽了几下。

    “这次摊上事儿了。”郑凡说道。

    “还好。”瞎子显得很平静,“主上的运气,也是没谁了。”

    被抓舌头,问自家家里在哪里……

    “嗯,心地善良的人,老天爷肯定会保佑的。”

    “…………”瞎子。

    许是刚醒来,精神上还有些衰弱,瞎子一时没能跟得上主上这脸皮厚度。

    郑凡又将白天吃馄饨的事儿讲了一遍,包括那个算卦的老爷子和落魄剑客。

    瞎子北问道:

    “那主上没有去告诉密谍司?”

    郑凡摇摇头,道:“本来想告诉的,但想想,还是算了。”

    “嗯,按照主上的说法,那两位,显然已经超越了所谓的间谍的层次,高个子,就交给高个子去对付就是了,咱们就没必要插手了。”

    “嗯,我就是这么想的。”

    翠柳堡的狼烟,在此时升腾了起来。

    多少根烟柱、什么颜色的烟、具体怎么玩儿怎么弄,说实话,翠柳堡里没人清楚。

    如果说乾国堡寨体系是人员废弛的话,那么燕国这边可以说是完全拉胯了。

    长久的战略优势外加心理优势,使得燕人并不怎么在意这些细节,如今乾国骑兵北上,才能这般如鱼得水。

    狼烟,得靠附近其他堡寨的发散作用才能真正起到“烽火相传”的效果,这里面其实有着很深刻的学问,不逊于二战时谍报员的谍报战。

    只可惜,翠柳堡的狼烟升起很久之后,附近,也没看见第二根烟柱。

    两国开战以来,一直处于强势主攻地位的大燕,在此时,迟缓、衰弱得宛若一个耄耋老人。

    郑凡甚至敢肯定,那支乾兵现在依旧没有得到足够有效的围剿和威胁,各方面的军头子们面对这种突发情况,基本反映肯定是固守待援,这也是保存实力的一种方式。

    嗯,郑守备也是这般做的。

    当然了,郑守备是有理由也有借口的,因为特殊原因,郑守备知道对方这次北上偷袭的目标,就是他的翠柳堡。

    所以,郑守备的打算是,固守吸引对方的火力,然后好让友军部队对其进行反包围。

    当然了,这只是一个借口。

    大晚上的,哪怕那支乾队是孤军深入,但在没弄清楚对方具体数目和战斗之前,郑凡可不舍得让自己麾下的骑兵冲出去和人家玩儿什么夜战。

    军功很诱人,但要是一不小心把自己手下给打光了,心疼的还是自己。

    城垛子上,郑凡手里拿着一个热过的酒嚢,一口一口地小口喝着,只为了取取暖。

    梁程站在郑凡身边,目光一直遥望着远方。

    有梁程在身边,郑凡心里很有安全感,同时,只有郑凡和魔王们清楚,翠柳堡的内部,还沉睡着一尊真正的大杀器。

    只不过那尊大杀器不太方便显露于人前,能不用最好就不用,但至少可以保命。

    寒风还在吹个不停,郑凡的眼皮也开始耷拉起来,困。

    外头,依旧一片安静,也不晓得那支乾兵又破了几个军寨,更不晓得是否有“毁家纾难”的哪位总兵大人不顾自身实力受损硬是带兵要拿下对方。

    “主上,属下其实一直很奇怪一件事。”

    梁程学着郑凡的姿势,也后背靠着墙垛子坐了下来。

    “说。”

    郑凡将手中的酒嚢递给了梁程。

    梁程伸手要接,

    郑凡却又把手收了回来,

    笑道:

    “我忘了你不怕冷。”

    僵尸要怕冷的话,那么电热毯就可以在三亚卖脱销了。

    “主上,靖南军的反应,太奇怪了。”

    这是梁程的观察,自开战以来,哦不,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都不算开战以来,那次是翠柳堡第一次去乾国遛弯儿,然后田无镜率一万靖南军铁骑将郑凡这支小部队给接应了回来。

    这之后,靖南侯就去了燕京。

    等回来后,下达了对乾国正式开战的命令,但除了迫使这些小军阀头子不停地南下袭扰之外,靖南军并未再发一兵一卒出战。

    郑凡点点头,道:

    “一开始,我是以为靖南侯是在等,等我们这些军头子将乾国人撩拨出火气了,等乾国三边派出精锐来绞杀我们了,靖南军再以雷霆之势出击,吃掉乾国三边野战精锐,为南下铺道路。

    我们这些军头子,说白了,也就是战术上的诱饵,为大战略做铺垫。”

    梁程闻言,道:

    “但那位乾国的杨太尉却一直死守不出,怎么挑衅都不出来,而且乾国还将国内最能打的几支部队都北调,摆出了完全的铁桶阵。”

    “是啊,我也不是很能理解。”

    “其实,类似这种小股部队的偷袭,对大局,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梁程顿了顿,继续道:“无论那支乾国骑兵今晚冲了几个军寨,打垮了多少个军头子,也无法改变大战略上,燕国主攻乾国主守的格局。

    说白了,这支军队北上的目的和我们翠柳堡之前两次南下差不多,夸功提升士气的作用更大一些。

    且对方既然明摆着是要来找我们翠柳堡麻烦的,那就应该是我们上次在绵州城外扫荡了数千狼土兵让他们脸上无光,所以弄了一次来而不往非礼也。

    但只要等到白天,这支军队还是会迅速地撤走的,他不可能守住任何一个军寨。”

    只要白天到来,因为黑夜而生涩缓慢的通讯得到恢复,诸位总兵大人说什么都不可能放着这支部队继续在大燕的国境上的。

    那会儿,已经不是什么保存实力不保存实力的问题了,而是国家荣誉问题,性质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靖南军在后方镇压一切,燕皇又刚刚马踏门阀,数百年门阀都灰飞烟灭了,还奈何不了你一个小小的总兵?

    以前,当兵的,尤其是做总兵的,总归背后会有一座门阀甚至是两座门阀的关系撑腰,谁要动谁都不容易,都得化作无尽的扯皮,现在则不会了。

    郑凡又喝了一口酒,

    道:

    “你的意思是,为什么靖南侯只是下令,而没有派出靖南军南下,不,甚至只要靖南军继续驻扎在南望城,保持着对边境一带的直接影响力,咱们大燕的边境诸多军头子们,也不可能是这般一盘散沙。”

    若是此时靖南军还驻扎在南望城,若是此时靖南侯田无镜本人还住在南望城内,哪怕现在是夜晚,你看看谁敢贪图保存实力?

    哪怕是郑凡,都得硬着头皮率领个七八百骑兵出去寻找那支乾骑去阻拦去进攻去消耗。

    老虎只要瞪着眼,山里的猴子们就得拼命地表现,而现在,老虎偏偏有点像是在打盹儿的意思。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郑凡很实诚地说道。

    他这个“主上”,真没必要和自己属下玩什么神秘,谁不知道谁啊。

    “不过,阿程,你可以把你思考高度放高一点,虽然现在委屈你了,咱翠柳堡就这么点兵,但你可以试着想象一下,你手中有五万靖南军和二十万镇北军铁骑时,你会怎么做。”

    梁程摇摇头,道:

    “主上,这个很难想像的,因为这里面,还有很多牵扯到政治的东西。”

    梁程不懂政治,或者说,是他懒得玩政治,他骨子里,一直是一个很骄傲的人。

    郑凡点点头,又喝了一口酒,没有说话。

    唉,这么冷的天,还在待在墙垛子上警戒着,真特么烦。

    本来郑凡想着的是,送完首级,交割好军功,回来后,翠柳堡内的大家都兴高采烈,然后自己再把一千五百蛮兵的事儿再说一下,魔王们也都高兴高兴。

    再之后,自己就能美美地洗个澡,再让四娘今晚换白丝。

    唉,

    本来都想好的剧本,就这么被那支乾骑给毁掉了。

    郑凡用手背擦了擦自己的鼻尖,吐出一口气。

    就在这时,城垛子上一阵骚动。

    梁程猛地侧过身透过墙垛子看向外头,同时对郑凡道:

    “有骑兵靠近!”

    ………

    钟天朗身上的银甲,已经被血水浸染了好几层,上阵冲杀,他一直喜欢冲在第一线,甲胄上的血迹,自然都是燕人的。

    初入燕地时,他们就挑掉了一座规模不大的堡寨,随后长驱直入,只是没能遇到事先通知好的银甲卫暗谍带路,使得自家的队伍一时间有些“茫然”。

    率军将领迷路,这是很正常的事情,历史上很多牛叉的将军都迷过路。

    而且,钟天朗不是迷路,他记得回去的路,只是面对大燕边境这“层次不齐”的军寨堡寨体系,有些分不清楚目标了。

    就算是燕国当地的百姓,面对这几个月像是雨后春笋一般拔地而起的这么多军寨,想弄清楚去哪个是哪个哪个在哪里,也挺难的。

    不过,好在,钟天朗运气不错,冒险在大路上抓了两个舌头,还真给他问出了翠柳堡的所在地。

    冲垮了翠柳堡,那个叫“郑凡”的将领还算有点骨气,宁死不降,也不愿被俘,直接自尽了。

    钟天朗到现在都还记得“郑凡”临死前的怒目圆瞪,

    足以可见,

    这个燕蛮子内心的怒火以及死不瞑目!

    倒也,算是个汉子!

    只可惜,钟天朗不能给他留全尸,还是割下了他的首级,同时又趁着夜色,连挑了三个燕人军寨。

    这些军寨的防守体系,都很稀松,自己有着绝对的兵力优势,夜袭遮蔽,再突然袭击,冲垮他们不难。

    不过,尽管如此,燕人在被偷袭时的反击,也依旧让钟天朗有些咂舌。

    西军出身的他,自小面对的对手就是北羌部落或者是西南山区里的土司,那些敌人,在面对夜袭时,往往会溃不成军,直接被掩杀过去,尸横一地。

    但这些燕人,只要手上有刀,又没办法逃脱时,往往会选择主动拼杀求死。

    所以,自己队伍里,也出现了不小的伤亡。

    原本,在西军时,在得知乾国三边的军将被燕人压得不敢抬头,钟天朗还有些不屑。

    这次真正接触后,虽然是一场场的胜利,但他也慢慢明悟过来,这些燕蛮子,确实不是可以轻易揉捏的角色。

    最重要的是,自己面对的,不过是燕人的杂牌军,那一个个林立在那里的军头子,燕人在银浪郡真正的精锐,靖南军,可还没现身过。

    再者,

    那支能够让东方三国都无比忌惮的镇北军,也还没有南下。

    有了这一次的经历后,钟天朗有些理解了自家老爷子一进绵州城就开始挖壕沟建寨垒的决定是多么的明智。

    燕人气焰嚣张,本身战力就极为不俗,大乾如今,只能以这种方式去消磨掉燕人的气焰,然后借着这一股子国战契机,重整军备。

    好在,燕人穷,燕地也穷。

    身为将领,钟天朗清楚自己不应该有这种想法,但这些想法却又不受控制地在其脑子里不停地徘徊。

    不过,他毕竟是个年轻人,年轻,自当气盛!

    这一次,自己至少是为大乾出了一口恶气,让燕人也晓得,大乾亦有血气男儿!

    天色不早了,钟天朗不敢继续在这里逗留下去,而是率军准备返程。

    前军来报,说是前面要经过一座燕人堡寨,那座堡寨构筑得很是精良,俨然一座小城池。

    钟天朗率领一众亲兵策马而来,

    在见到前方的堡寨后,

    他心里也不由得“咯噔”了一下,

    堡寨墙壁高耸,同时下方有壕沟还有可见的栅栏,上头层次分明,边角凸出,虽然造型有些奇特,但钟天朗一眼就瞧出了这种堡寨设计方式的高明之处。

    无论你从哪个方向攻城,都将承受三面的打击。

    而且这个堡寨,一看就是新建不久的。

    “都说燕人铁骑甲天下,但现在看来,燕人之中,也是有善守之人。”

    这座堡寨,虽然出工出力的是小六子,但却是瞎子设计的,瞎子用了后世欧洲人的城堡设计方式。

    当初国姓爷收复台湾时,对荷兰人的这种城堡也是无比头疼。

    钟天朗清楚,这种城堡,外加城墙上隐约可见的兵卒身影,不是自己现在能够啃下来的。

    不过,大体是有一种英雄惜英雄的感觉,连挑好几座军寨,好不容易看见一个对军寨建设这般肯下心思的对手,钟天朗策动胯下战马向前,枪挑邓子良的人头,

    对着前方喊道:

    “燕狗,翠柳堡已被你家钟爷爷覆灭,翠柳堡守备郑凡人头在此!

    尔等人头先寄放在尔等脖子上,等你家钟爷爷日后得空来取!”

    良久,前方堡寨依旧无声,无人应答。

    钟天朗见对方堡寨上鸦雀无声,

    笑了笑,

    对身边的几个将校道:

    “看来,斩了燕人最近名望军功最高的郑凡后,确实是重挫了燕人的气焰!”

    其实是,在钟天朗喊完话后,

    翠柳堡上守卒们,

    你看看我,

    我看看你,

    然后一起看看同样在城墙上喝酒的自家守备大人,

    再一起看看外头火把下喊话的乾人将领,

    大家此时心里就一个念头,

    这下面的乾人将领:

    莫不是个傻子?
推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