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临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一百三十三章 雄壮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给楚人送的粮食,送去了么?”

    “送去了,头人。”

    “嗯。”

    格里木拿着一根竹签,在剔着牙,面前的小火炉上,正煮着奶茶。

    野人队伍里,万夫长和万夫长之间,其实也是有着差别的,一如燕国镇北军和靖南军的总兵和其他地方总兵官的身份地位差距一样。

    格里木早早地就跟随了野人王起家,属于野人王的嫡系,自然比这些后加入进来的大部族万夫长们,要高上一大头。

    “诸位,燕人换了统帅,把那个乳臭未干的皇子给撤了,派出了他们那位南侯,想必诸位也知道这位南侯,半年前就是他杀入了我们的雪原,搅动得我雪原西部不得安宁,多少部族因此被迫迁移,多少牛羊被燕人掳掠走了,很多小部族的图腾,就此消失。

    总之,这是位不好惹的主儿。”

    下面四个万夫长闻言,都默默地点了点头。

    靖南侯名声在外,当他挂帅成为大燕东征军主帅后,不仅仅是给自己人带来了极大的鼓舞,同时,也给对手们带去了极大的压力。

    “但其实也没什么可怕的,咱们不是已经打赢过他们一次么,让他们数万人下了江喂了王八,再说了,当初的咱们瞅着司徒家瞅着晋人不也是觉得不可战胜么?

    现在如何?

    咱们吃着他们的粮食,睡着他们的女人,昔日高高在上的晋人,如今只是我们手中一圈又一圈的奴隶。

    以前不敢想的事儿,如今都实现了,所以,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只要我们继续追随星辰和王的引导,未来,整片三晋大地,都将重新成为我圣族的牧场,甚至整个东方,都将被星辰的光辉所覆盖!

    来,为了圣族未来,喝!”

    “喝!”

    “喝!”

    帐篷内的诸人一起举起酒杯饮酒。

    少顷,格里木放下了酒杯,拍了拍自己的手,笑了笑,道:

    “也是有意思,早些天楚人那边传来的消息,说是有一支燕人兵马趁着夜色偷偷渡过了望江,却没有去攻打玉盘城,而是继续深入了,后来才传出来消息,你们猜怎么着,司徒家那俩羔崽子,被那支燕人兵马给抓了,我部勇士们赶到奉新城下时,他们俩还被挂在城楼上呢。

    身上那个臭的,啧啧,到底是个什么情形,大家刚吃好饭,我就不多说了,哈哈。”

    格里木是晋人出身,其家族就是因为当初得罪了司徒家的人,才被迫避难进入雪原谋生的,所以,司徒家的人倒霉,他是乐见其成的。

    而且,二鬼子通常都有一种特性,他们作践“自己人”时,往往比真鬼子还要狠。

    这时,一个名叫万达的大部族万夫长开口笑道:

    “这司徒家当年是龙,如今已经变成虫了,任谁都能上去踩几脚。”

    “哈哈哈哈哈。”

    在场众人一起发笑。

    司徒毅兄弟其实已经被榨干价值了,眼下是野人和楚人分南北共治成国半壁江山,可以说,已经没地方容得下司徒毅的小朝廷了,他们没了,也就没了,并不打紧。

    “万达兄弟说得好,管你当初再怎么横,天命不在你,你就算原本是一条龙,也得变成一只虫,燕人也是一样。

    半年前燕人之所以能够驰骋雪原,无非是仗着我圣族主力还在雪海关一线无暇分兵罢了,这才让那燕人南侯讨到了便宜。

    眼下,这支燕人兵马,人数,撑死了也就万把人,他们分明是那位燕人南侯派遣出来袭扰我族后方的奇兵。

    想来那位燕人南侯也是实在没招了,居然想着用这种法子来期望对付我们。

    那咱们就别客气了,送上门的羊,咱就一起将它扒了皮放上火架上烤起来!

    他们盯着咱们的明安城,盯着咱们的榷场,那咱们就盯着他的血肉,他们的战马,他们的甲胄!

    王说了,一颗燕人的脑袋,可以换一头羊!”

    “格里木,请你下达命令吧,我们已经迫不及待了!”

    “是啊,我部已经转移包抄过来了,这支燕人兵马就算插上翅膀,也休想逃走!”

    “是,敢盯着我们的榷场,星辰都不会饶恕他们的!”

    四个万夫长都在请战,

    格里木满意地点点头。

    王麾下的嫡系大军此刻都在望江一线和燕人对峙着,自己这次领了本部过来,其实也就万骑的规模,所以,要想将那支燕人兵马完全吃掉,必须得依靠这四个大部族所贡献出的四个万夫长。

    “万达,你部继续驻守在明安城,注意,不能让燕人的探子发现你已经有了戒备了,若是这样,鱼儿可能就不上钩了。”

    “是,我明白。”

    “阿郎台,我觉得燕人应该会派出小股骑兵来袭扰明安城附近,按照晋人的话,叫做调虎离山。

    你就假装中计,将你部从明安城顺势调出去。”

    “是,我懂了。”

    “栗木儿,你部从雪海关中调出,封锁明安城东面,防止燕人向东逃窜。”

    “是!”

    “阿格,你部从西侧军寨向明安城靠拢,封锁明安城西面,防止燕人向西逃窜!”

    “是,我明白!”

    “至于我部,我部一直顺着那支燕人兵马的踪迹,从奉新城一直跟着他们绕,等到时机成熟后………”

    “砰!”

    格里木将手掌罩住酒杯,砸在了桌上,

    “吃掉他们!”

    ……

    金术可默默地弯着腰,匍匐在一棵大树下,将自己和四周的枯草融为一体,在其身侧,大皇子也是保持着一样的动作。

    其实这里,已经是明安城野人巡逻的范围了,时不时的,就会有野人哨骑从他们身边不远处过去。

    金术可从怀中默默地掏出一把炒面,塞入嘴里,缓缓地咀嚼,但哪怕在吃东西时,他的目光,依旧像是鹰隼一样,盯着前方的城墙。

    等到一口炒面下了肚,金术可又拿出水来,顺了一口,这才小声道:

    “贵人,您看看,城外营寨外以及咱这儿巡逻的野人并没有变多,但营寨里的热闹劲儿,明显消了不少。”

    野人营寨内,一直是夜夜笙歌的,这群在雪原苦寒之地憋疯了的家伙,一进入晋地,按照郑将军上次的说法,就像是一群泰迪被放出了笼子。

    金术可不知道“泰迪”是何种凶兽,

    但想来,根据郑将军当时说话的语气可以推测,应该是某种精力无比旺盛的物种才是。

    此时的安静则就是在说明,里头的野人,确实已经有了戒备了。

    诚然,不是说野人的演技不好,而是金术可和大皇子深入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在这种距离下,除非野人全员影帝,否则断然不可能一点马脚都不露。

    大皇子点了点头,“我们要等到晚上?”

    “对,等到晚上,贵人,你说,咱是打外头的寨子,还是冲门?”

    “打外头寨子,也能进退自如一点。”

    “也是,稳妥一些。”

    金术可同意了,

    二人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等到了入夜。

    这时,后头上来了一个蛮族兵。

    金术可扭过头,小声对其喊道:

    “咱们人到齐了么?”

    “大人,到齐了,就等您下令了。”

    后方两百米处,全员马蹄裹着布,战马口插梢,尽可能地做到隐蔽行踪。

    金术可爬起身,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子,道:

    “成,告诉兄弟们,将累赘的东西都卸掉,跟着某,冲一轮!但可得记着,别给某往死里冲,这次,不是让你们来拼命的!”

    “是,大人。”

    金术可又有些担心地伸手抓住了正准备回头的大皇子的肩膀,

    “贵人,您的那坐骑,还是换换吧。”

    大皇子摇摇头,道:“不换。”

    一群战马里,有一只貔貅,那真的是相当显眼,而夜袭对于攻击方的利好就在于无论是进是退,都能从容很多,但并非意味着防御方都是傻子,他们到时候追击出来,肯定会优先选择自己所认为的最有价值的目标。

    但既然大皇子这么坚决,金术可也就没再说什么,说到底,他也是清楚对方身份的,也没真心拿自己当对方上司。

    所有人翻身上马,

    在金术可的一声长啸下,开始冲刺。

    一般来说,真要打一场守城战前,都会提前将城池附近的树木给砍伐掉的,省得便宜了攻城方,但明安城驻地的野人并没有这么做。

    也因此,金术可这支两百人不到的小股兵马可以借着林子的掩护潜入这么深,再“出其不意”地冲杀出来。

    不过这次冲锋显得有些浅尝辄止,在对方军寨外围抛射一番丢了几个火把见对方开始反应过来后,金术可就马上下令撤退。

    军寨内当即涌现出了好几支兵马总计数千野人骑兵追杀了出来。

    双方都在演戏,也都在互相配合,所以,一切的一切,进行得格外顺滑。

    大家仿佛都在踩着点依次登台,灯光、背景、道具,一切的一切,节奏感都承接得非常棒。

    明安城内,万达走上城楼,眺望着追击方向。

    “阿郎台已经追出去了是吧?”

    “是的,头人。”

    “呵呵,传令下去,大家做好戒备,待会儿燕人主力可能要来攻城了。”

    “是,头人,对了,头人,先前对方袭击时,我看见对方阵中有人骑着貔貅。”

    “貔貅?”万达笑了笑,“看来一切都不出格里木的所料,那个格里木,虽说是晋人的种,但脑子,确实好使。

    既然那支燕军里有了不得的人物,那么接下来的燕军主力的攻城应该会很猛,告诉勇士们,让他们全都给我打起精神来,这一次,要将这支燕人在咱们明安城下全部吃掉。

    那只貔貅,和那只貔貅的主人,就将是我送给王的礼物,以弥补我部当初观望没有尽早投奔王的缺憾。

    唉,早知道是这般,当初真应该早点就投奔到王的麾下,我部,想来也应该能有更好地发展,现在想想,还真是后悔啊。

    所以,这一次的机会,我们绝对不能错过!”

    “是,头人!”

    ………

    明安城下的骚动,像是一场预演,又如同是一发信号。

    当阿郎台部的追击开始后,很快就收到动静的另外三个万夫长,马上开始将自己的部队向明安城一带推进,也就是压缩燕军主力的活动范围。

    鱼儿上钩了,自然就要收网。

    格里木骑着战马,率领着自己麾下兵马不停地冲锋,且伴随着几支兵马的不断压缩范围,也就意味着下一刻就将碰到燕军主力的概率正在越来越,所以,上到万夫长下到普通野人勇士都不敢有丝毫懈怠,反而越发紧张起来。

    而这种压抑的氛围,一直持续到了天蒙蒙亮,格里木的心,也开始越来越下沉。

    一整晚过去了,怎么还没碰到燕军的主力?

    他不认为燕人会逃脱了出去,燕人足足有近万兵马,而且都是骑兵,想要悄无声息地逃出包围圈,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一直到格里木听到手下来报,前方已经接触到了其他几部的外围骑兵时,

    格里木才有些慌神地深吸一口气,

    因为这意味着,

    燕人的主力,

    根本就不在这里。

    一股愤怒的情绪开始自格里木心里升腾起来,

    在野人部落里,他身为“晋人”,一直在智商上自诩超过这些野人很多,也就只有那位野人王,能够让自己蛰伏。

    但这一次,自己分明是被耍了!

    无论是自己本部跟随着的燕人主力痕迹还是燕人探路先锋军对野人小股部队的袭击以及对明安城的袭扰,都是在故布疑阵,而自己,则是一步一步地走入了燕人所设下的圈套!

    随即,

    一股惊恐感袭来,

    因为格里木想到了一件事,

    那就是,

    辛辛苦苦设下这个圈套让自己钻进去的燕人,

    他们现在,

    究竟在哪里?

    ……

    “哎哟哟,累死我了都,不行,我得下来伸个懒腰拉拉筋骨。”

    郑将军翻身下马,做了几个热身动作。

    在其身后,则是茫茫一片一同下马休息的盛乐骑士。

    梁程则站在郑凡身侧,目光严肃地观察着四周情况。

    郑凡笑了笑,

    道:

    “别说,这雪海关,看起来还真挺雄壮的。”
推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