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临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二百七十三章 见面礼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叔叔哎”

    这一声“叔叔”,无疑是一种火上浇油,郑伯爷猛地攥住了柳如卿的手。

    虽然外界一直误解,

    但郑伯爷从未承认过真的有那种曹贼之好。

    而所谓的曹贼之好,郑伯爷也觉得是冤枉丞相了,毕竟在古代女子出嫁年龄实在是太早,按照这时候的标准,后世那些还在上高中的小女生,在这个时代早就生娃了,大概率还不止一个。

    所以,丞相的选择就很匮乏,但凡美女,但凡长出落的,基本都已经许人了,丞相至少还是有底线的,毕竟他不禽兽。

    所谓的门槛不门槛的,也根本就没这个说法,一如乱世之中,王者,兵强马壮者为之;只要长得足够美,

    门槛?

    不存在的。

    柳如卿很美,在她身上集结了一种柔弱如水的气质,一颦一眸,都能勾人心弦,让人怜惜。

    尤其是那声“叔叔”,

    简直是要将人的心肝儿给勾出似的,是个男人都受不了。

    柳如卿这种女人,嫁入范家,是她的幸运,因为范家虽然不是贵族之家,但范家的体量足以保住她。

    否则,她寡居之后,哪能安心地在范家如同大观园一般的院子里过着闲适的日子?更别提提携她那废物弟弟柳钟了。

    当然了,凡事有利有弊。

    范正文不是瞎子,他是一个商人,一个很彻底地商人;

    在他的视野里,除了他本人,他的孩子,哪怕是范家全族,都是可以去牺牲的筹码,否则也不会主动地劝说郑凡在公主这件事上铤而走险了。

    反正自是能够看出来柳如卿的美,他保护她,将其遮蔽在范府之中,让她继续过无忧无虑的日子,使得柳如卿身上虽然带着些许未亡人的哀婉,却绝对没有那种寡妇的仇怨,前者如果恰到好处的话,反而更能吸引人。

    范正文无疑是一个“养花”高手,

    但他这么做,不是看在已故弟弟的面子上,而是如同古玩店的老板一样,在养玉。

    待得郑伯爷出现后,

    范正文就毫不犹豫地将柳如卿送出去了,毫不拖泥带水。

    在这一点上来看,柳如卿是不幸的,但这世上哪得双全法?

    总之,

    眼下,

    郑伯爷也受不了,

    柳如卿的皓腕被郑伯爷抓着,

    她自是知道将要发生什么,她不敢躲避,但她也没去迎合,因为她身上没有丝毫风尘气息,她只得将脸侧过去,任凭自己羞红的脖颈露在郑伯爷的面前。

    天雷勾动地火,

    往往就是这么一瞬间。

    人,在大部分时候都是用上面的核桃思考的,但偶尔,则会用下面的核桃思考。

    然而,

    就在此时,

    一声闷响从地下传出。

    郑伯爷马上清醒过来,刚回到家,还没完全从逃亡旅途的条件反射中缓过来的郑伯爷即刻跳出汤池,左手拿起一件衣服披在身上右手抽出长刀。

    略微冷静下来,

    大脑从下换到上面去后,

    郑伯爷马上可以平静地思索问题了。

    响动是从下面来的,

    而自己脚下有三间密室。

    一间密室是空着的,一间密室关押着的是野人王,一间密室躺着沙拓阙石。

    排除野人王在囚牢之中忽然领悟了什么武功秘籍营造出了这种声势的极端可能,

    那么,

    也就是说刚刚的动静,来自于沙拓阙石。

    郑伯爷回头,看了一眼坐在汤池边裙摆已经湿润,也不晓得是被先前动静还是被自己给吓到的柳如卿,

    道:

    “你先下去休息。”

    下面那句:我去去就回。

    郑伯爷犹豫了一下,没说出口。

    ……

    熊丽箐搀扶着四娘在参观院子,后头,跟着的是赵公公。

    讲真,

    平野伯自是没有范家那般奢华景象,但也属精致,因为个人喜好和出于安全等原因,平野伯府内,显得有些冷清。

    一个小男童,被裹得跟个小粽子一样,一个人坐在台阶上玩玩具。

    男童头发黑稠,眼睛明亮,精致得跟个瓷娃娃一样。

    有些孩子,看起来木讷木讷的,但这个孩子,你打第一眼瞧上他,就能感受到他身上的那股子“灵气”。

    “姐姐,这是他的孩子?”

    熊丽箐忍不住问身边的四娘。

    四娘微微一笑,道:“是靖南侯的孩子,怎么,你不知道么?”

    靖南侯的儿子被郑凡养着,这对于上层人士而言,根本不算是什么秘密了。

    “只是听说过这种流言,但我没想到是真的,以前我也不参与这些事情的,所以,很多事情只是当个解闷儿的故事听听。”

    少顷,

    熊丽箐感慨道:

    “所以,靖南侯和他的关系,是真的不一般啊。”

    四娘点点头,道:“亲哥俩也不外如是。”

    原本一个人坐在台阶上玩儿的天天,看见有人来了,马上摇晃着站起身,因为身上衣服穿得太多了,行动时就像是个小不倒翁,一摇一晃地走了过来。

    “来,给姨抱抱。”

    熊丽箐主动上前,将天天抱了起来。

    “呼,小家伙好沉啊。”

    四娘笑道:“可不,打小就敦实。”

    天天被熊丽箐抱着,他是一点都不人生的,主动“咯咯咯”地笑着。

    “嗖!”

    一道红色的影子窜了过来。

    四娘目光一凝,直接道:“魔丸!”

    影子停了下来,悬浮着。

    天天扭过头,看见那块石头,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主动从熊丽箐怀里挣脱,熊丽箐本就抱着他很吃力,他一挣脱,直接从自己怀里掉了下来。

    但魔丸直接接住了天天,带着他落到了台阶上。

    “姐姐,姐姐,姐姐。”

    天天对着魔丸喊着。

    因为魔丸在他小时候,常常在他身边发出这个声音,所以他最先学会的就是这个,几个月不见,天天的发音更加标准了。

    熊丽箐指着魔丸所在的那块石头,问道:“姐姐,我一直很好奇,这石头里面,也是一只妖兽么?”

    四娘摇摇头,道:“其实我也好奇,可能它是长大了。”

    “嗯?”

    四娘笑笑,没打算解释。

    可能魔丸也清楚公主的作用吧,所以成熟了,否则那种可有可无的女人,敢亲近主上的话,魔丸肯定忍不住会暴走。

    就在这时,地下传来了震颤之音。

    “怎么了,姐姐?”

    “没事,如果是从地下传来的,问题不大,正好,带你下去看看。”

    四娘带着熊丽箐走入密道,对这个密道,熊丽箐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大户人家家里没密道才让人觉得奇怪哩。

    第一间密室里是空着的,确切的说,上头只有一张铁桌,铁桌上则有一块块巨大的石头。

    “姐姐,这是什么?”

    “边角料,有个矮子,把这里当工作室了。”

    “工作室?”

    “就是作坊。”

    “哦。”

    当初薛三就是在这个密室里将陨石给挖开的,取了里面的红色的石块被魔丸拿去当作了“新家”。

    打开沉重的青铜门,进入第二间密室。

    其实,三间密室内部是相同的,在外面,也有三个不同的进入通道。

    这间密室里,住着一个人。

    这个人,虽然关在笼子里,但笼子里头,有书桌,有笔墨纸砚,打扫得很干净。

    只不过,那个人自己显得有些邋遢,头发很长,像是梳着脏辫儿,此时正拿着一个绣花鞋在那里专注地把玩着。

    发现有人进来后,

    苟莫离放下手中的鞋,

    看向四娘,

    然后,目光着重落在了四娘身边的那个女孩身上。

    熊丽箐觉得眼前这个笼子里的男人,其目光并不算锐利,却像是滴淌的水银一样,只看你一眼,就像是要渗透进你全身一般。

    生长在皇宫中,与生俱来就会演戏,熊丽箐对看人和别人看自己的感觉,极为敏感。

    苟莫离伸了个懒腰,道:

    “见过风先生,不知这位贵女,是?”

    一眼瞧出熊丽箐身份不凡,对于苟莫离来说,自然不算是难事。

    “大楚四公主。”风四娘介绍道。

    “呼呼哈哈………”

    苟莫离站起身,隔着笼子,对熊丽箐弯腰行礼:

    “见过公主殿下。”

    随即,

    苟莫离直起身,看向四娘,道:“怎么来的?”

    苟莫离一直是瞎子负责看管,该知道的事情,他会知道,比如雪原上的一些变化,他是知道的,否则他没办法帮瞎子去参谋,至于不该知道的事情,他自然是不知道的。

    “抢来的。”

    “抢来的?”苟莫离眨了眨眼。

    四娘道:“对。”

    “不是开玩笑?”苟莫离有些吃惊。

    “没功夫。”

    “呼……”

    苟莫离长舒一口气,道:“我现在真心觉得,咱们的郑伯爷,是天选之人了。”

    四娘很平静地道:“必然。”

    “唉,精彩,唉,痛快,唉,可惜我不在。”苟莫离有些神伤地抓了抓自己的脏辫儿,哀求道:“小狗子也想出去看看这世间的景色。”

    “他是?”

    熊丽箐忍不住发问了。

    因为先前四娘介绍了她,却没介绍他。

    而眼前这个男子,看似疯疯癫癫的,却给人一种极不寻常的感觉。

    熊丽箐记得以前在自己四哥府邸里的那个奴才年尧,当年在府邸里时,对谁也是这般卑躬屈膝,但等四哥将其放出去后,迅速成为四哥手中一把锋锐的刀。

    诸皇子之乱,年尧一个人就抓了三个皇子!

    “野人王。”

    “他,他就是野人王?”熊丽箐显然有些不敢置信。

    不,

    他更不敢置信的,其实是野人王居然在郑凡家里关着!

    之前百年时间,雪原野人近乎被晋人给欺负得如同猪狗一般,正是因为野人王的出现,整合了雪原野人部族,最后成功入关,更是在望江江畔击败过不可一世的燕军。

    一定程度上来说,野人王其实和大楚是联盟关系,当初屈天南的青鸾军在玉盘城内,而野人王的野人骑兵则在城外,双方互为犄角。

    但,世人都知野人王兵败被抓,押送燕京了。

    不过,熊丽箐自然不可能认为眼前这个野人王是假的,这里,是雪海关,而自己的“丈夫”郑凡,则是当初镇守雪海关堵住野人退路的那个人。

    他手里的野人王,怎么可能会是假的。

    野人王对着熊丽箐转了个圈,似乎是故意将自己当作货物对着公主展示一下,表示自己如假包换。

    熊丽箐脸上露出一抹笑容,道:

    “姐姐你可知他曾对我说过什么?”

    “他对你说什么都不奇怪。”

    “我现在感觉,他说的是真的了,居然连这位也敢私藏。”

    苟莫离马上道:“能做平野伯的藏品,是我的荣耀。”

    熊丽箐手指着野人王,道:“这个人,不会越狱吧?”

    野人王愣了一下,道:

    “公主殿下,咱们初次见面,为何要污我?”

    “他如果逃脱了,回到雪原,就又是一场祸事了。”公主说道。

    “公主殿下,不能这么不厚道啊!”

    野人王现在正在寻求出来透透风呢,他不想当幕后参谋了,他想以郑凡手下一员的身份出来。

    在他看来,这个设想必然会伴随着郑凡一步步走高,终有一天会得以实现。

    但他现在有些慌了,因为他更清楚任何的理性,都敌不过枕头风轻轻一吹。

    打死野人王他也不会相信那平野伯抢了一个公主回来会纯粹当作一份贡品!

    “主上自有考虑。”四娘主动向前走,打开了另一扇大门。

    野人王见状,忙到:“刚刚我那位邻居传来了一些动静。”

    “嗯。”四娘不以为意。

    “我最近几个月,吃得好睡得也香了。”

    想当初刚住进这里时,野人王每天被煞气折磨得简直要疯了。

    而自从沙拓阙石陷入沉睡后,周身自然不会再溢散出煞气,野人王的生活质量自然也就随之上来了。

    “主上倒是希望你这位邻居早点醒来。”四娘笑了笑,示意熊丽箐跟自己进来。

    熊丽箐跟了上来,随着四娘走入了沙拓阙石沉睡的房间。

    那口棺材旁,梁程已经站在那里了。

    “主上呢?”四娘问道。

    按理说,这里发生动静,主上必然第一个下来才是,毕竟,这里所有人都没有主上和沙拓阙石关系深厚。

    梁程开口道:“主上刚走。”

    “哦?”

    “因为我告诉他,沙拓阙石没苏醒,所以主上就有些失望地走了,好像是去隔壁了。”

    “那先前?”

    “先前是因为体内炼化的煞气凝滞到一定程度,可能是感应到了主上的气息,所以有所牵引,就像是,爆米花,知道吧?”

    四娘点点头,“很生动的比喻。”

    “主上应该很失望吧。”梁程说道。

    因为主上先前兴致冲冲地下来。

    当然,知道消息后马上离开并非意味着郑凡凉薄,而是郑伯爷一般和沙拓阙石说悄悄话喜欢找夜深人静周围没人的时候。

    “身边没个真正的高手,确实不方便,你知道的,主上向来是一个很需要安全感的人。”

    梁程点点头。

    这时,熊丽箐终于可以插口了:

    “他,是谁?”

    “蛮族左谷蠡王,沙拓阙石。”

    “我知道,我听说过,他不是战死在镇北侯府门前了么?”

    “嗯,当时主上也在镇北侯府。”

    熊丽箐点点头,没有问怎么做到的,因为她今天觉得,这里出现什么都很正常。

    四娘伸手拍了拍棺材板,对熊丽箐道:

    “既然来了,初次见面,打个招呼吧。”

    “打招呼?”

    “嗯,嘴甜一点,不亏的。”

    当初自家主上就是抱着不亏的心态,抢先磕了个头。

    “他是蛮族左谷蠡王,又是逝者,我理当参拜。”

    熊丽箐跪伏下来,

    四娘却又开口道:“别搞那么形式,你就当他,是你干爹。”

    干爹?

    熊丽箐抬头看着四娘,眨了眨眼睛,似乎是在确认四娘不是在说笑话。

    见四娘态度笃定,

    熊丽箐抿了抿嘴唇,脸上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道:

    “干爹,儿媳妇来看您了,您可得好好保佑我,平平安安,顺顺当当,无病无灾………”

    站在四娘身边的梁程小声道:

    “这是当土地公了?”

    四娘耸了耸肩。

    “干爹,以后我的第五个孩子,让他跟您姓沙拓吧。”

    梁程忍不住露出微笑,对四娘道:“人家似乎比你更会哄长辈开心。”

    四娘瞥了一眼梁程,

    道:

    “怎么感觉你的代入感比我还强?”

    顿了顿,

    四娘又道:

    “不去练兵的话,去给你家阿铭浇点血去。”

    “我不喜欢这种带有暗示性的话语。”梁程说道。

    “谁叫咱们里,只有你和阿铭喜欢待冰窖呢?”

    阿铭现在就被安置在冰窖内,低温,可以保鲜。

    熊丽箐缓缓起身,她觉得,自己应该拜好了。

    她刚站起来,

    一块散发着绿色光辉的人形玉佩缓缓升腾而起,飞出了棺材,飘浮在了她的面前。

    梁程见此情景,道:“果然嘴甜的才能讨长辈喜欢,这块玉人令这两年来已经被沙拓阙石身上的煞气磨去了原本意识,现在可以当作一个法器了。”

    熊丽箐见状,喜笑颜开,伸手准备去接;

    谁成想,这玉人令忽然一个拐弯,从熊丽箐面前挪到了四娘面前。

    “………”熊丽箐。

    梁程也是有些讶然,他清楚,这不是四娘在动手脚,而是沉睡中的沙拓阙石自己的意思。

    四娘伸手,接住了玉人令,对着棺材,微微一福;

    随即,

    用一种带着些许挑衅地目光扫了一眼梁程,

    道:

    “你说,这叫什么?”

    梁程回答道:

    “这叫长辈也怕家里最厉害的媳妇。”

    ————

    七月份开始了,求月票,这个月,大家把月票给龙吧,龙会努力更新的!
推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