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地窟求生:提示带我飞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二百零四章 抵达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跟着大花身后没问他们利用了大概一天左右的时间。领导让他们这一次想要前往的区域。

    这是一片巨大的海洋。

    在这样对地库世界中间能有如此的一个地方说实话,所有人都是有些震惊的,毕竟按照现在的这个状态来看的话,这样的一个地方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要知道在地库的世界之中竟然会有这样的一个地方竟然会有这样的一个世界。

    看着一望无际的海洋看着上面湍急的水流慢慢感觉到自己又是穿越到了另外的一个世界。

    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大花,他不知道这样的一个区域这样的一个地方,他们怎么过去?

    要知道他们现在对于水这一方面还没有达到完全可以在水下进行呼吸的一个地步也就是说他们外面没有在水下生存的一个能力。

    可是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之下,他们竟然来到了这样的一个地方。

    “这里跟你说的地方应该也不是一个地方吧为什么我们会聊到这里这么多的水是通向哪里的?

    而且我感觉这些水好像也没有那么简单。”

    现在这里已经没有了其他人也没有了外人么问自然是想到什么就问出什么。

    大华的眼神能闪过的一丝丝念。

    在听到默默的询问之后,他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放心吧这里的水对我们不会造成任何的威胁他。我们今日所要去的地方就在这个水面的下方。

    然后你们千万要跟着我,只要按照固定的路线走下去,我们才可以通过这一片海洋。”

    他不回来,还好一回来之后没问,真的是再次的猛了,要通过这边海洋走到水面的下面去,这是怎样的一个情况?

    这是完全不可能实现的好吗?

    这么大的一个海洋自己,现在如果跳下去的话,绝对就会被淹死的。

    可是大号的说完这句话之后仿佛没有任何的犹豫,也没有给他们任何反应的时间直接走下去。

    “大家都要跟紧我不要有任何的犹豫。”

    唉本着对她都要完全的相信莫问他们咬着咬牙跟在他的身后直接走了进去或者说直接走入了水下。

    他能感觉到水面那种刺骨的寒冷可是当他卖入水中的时候,他感觉到情况,仿佛跟他想象的不太一样。

    踩在水上好像就是能正常的行走一样,或者说是在逐渐的相处下去,走,但是真的就好像脚下有食物实在一步一步的走下去。

    直到他们都在头部完全没入水中湖面上再次的向上到了一种平静。

    可是此时的妈妈完全的惊呆了,因为此时的他们根本不像是在水中或者说也是在水中,但是还没有被水淹没。

    在他们的周围仿佛有着一群武松的隔膜将所有的水完全的隔开让它们可以在水中行走但同样的也没有背面进行任何的淹没没有跟这里的水有着任何的接触。

    一脸惊讶的看着前方的大花,这个家伙仿佛一切都很自然,也很是轻松,就好像这完全是正常情况一样。

    他们在水中完全的就如同在漫不一样而且在他们的身边有着不同的鱼类在不断的游走。

    他们的方向是有着一个向下的斜坡也就是一直在向着水下的方向走去按照他们现在的速度大概得需要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也许他们就能走到最深处。

    可是让慢慢感觉到非常无语或者说感觉到非常疑惑的是他们足足走了一天左右的时间竟然还没有达到最低端这一段真的是有些让人难以接受或者说有些异常。

    这里的一切的一切好像已经超出了他的认知超出了他现有的知识层次。

    真的不知道或者说根本不清楚眼前的这一切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或者说是为什么会如此的话。

    “我们大概需要多久?我们还需要线下走多久?

    他说的是已经无法再继续的忍受下去了,因为这种漫无目的的行走,哪怕是周围有着无数的鱼,唉,甚至是让人感觉到非常的奇妙,但是他真的是已经无法再继续下去。

    要知道同样的一个动作同样的一个方向继续他保持下去这对一个人来说觉得不是那么正常的。”

    也许上大号也感觉到他们现在前进的方向或者说他们前进的时间有些太长了也许对于她来说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一种沉默这样的一种枯燥但是对于妈妈他们来说肯定是没有任何的习惯。

    之前的时候他并没有去想到这点也没有去在意这点。但是现在听到么没的询问再看看二哈还有小兔子,咱们眼神都的那种七八。

    大话只能是解释道。

    “实际上这个具体的距离大概还有多久我也不太清楚因为每一次我过来都会有不同时间的延长。如果按照我上次的话,大概是一天左右的时间就可以抵达水底了,但是也许这一次我们的时间会很短,但他让他可能会延长。

    但是总归应该也快了。”

    “我没有明白这样的一个地区在水底的话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情况。为什么会有这现在的这个逻辑为什么我们需要来到这里?

    难道说你所说的那个人就是在这个随下生活吗?”

    听到他的询问大话摇了摇头。

    “并不是这样我们走到水底只不过是类似于一种超精度的行为我们是从水底可以挖到下一步区域。

    那我走要去的地方就是在更下深层的一个地方。

    在这个群里面越是往下的身份越是会有着更加危险的存在。”

    更深层次。

    听到他的解释,摸摸一时间就明白了,或者说一时间纯洁的感觉到了设想的正常。

    而且他深深的怀疑其他的主播也来到了内部的世界只不过跟她并不在一个层面上。

    也知道他们现在的战斗这片区域有些类似于一个正常的里面但实际上他面试可以继续往下挖掘的。

    只不过在往下挖掘的时候一般不会有着任何的收获而且这一层的生物门业已经习惯了他们的生活。

    所以说总体的情况来说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们更多的选择是会安逸于现在的一个状态。

    继续前进下去。不管前方的路由着怎样的逻辑也不管前方的状态有着怎样的问题。

    总之在他们的眼前按照现在的情况发生现在的状态。

    他们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也不可能说再军训退回去因为如果他们想要往上划所需要的时间更长这一点是一个最基本的常识。

    可是对于他们现在的情况来说的话,实际上现在他们的情况也并不是很好,因为长时间枯燥的乏味在接下来的路上,累了,怕一小时对于妈莫问来说都是一个煎熬。

    现在还好的一点,或者说这样她感觉到有些安慰的一点就是林夕一直跟在她的身边,很多的时候他们之间可以相互的鼓励和沟通,在这样一个枯燥的世界,他们能说说话也算是一个比较不错的了。

    现在他很清醒,对方可以跟得过来,而且现在逐渐她的一些状态已经开始了,发挥。

    临西的一些沉睡中的那种啊所获得的一些能量也在时间的推移下逐渐的挥发。

    而就在此时就在他们讨论的时候就在默默想到利息的时候。

    突然间霖起直接一声凄惨的吼叫,然后直接蹲在了地上,双手抱头。

    那是一种疼痛,难忍的表现,看到她的状态打发急忙停住了脚步。同时缓慢的走路回来甚至是将它们作为那种无形的光膜再次它加固了一下。

    林夕读书还掉了大概有一分钟左右的时间才是慢慢的恢复过来。

    没问轻轻地抱着他围着他他不清楚管他们什么事情,大家都知道事情肯定是没有那么简单。

    觉得不像他妈,表面上看到这样只不过是他感受到疼痛疼痛。

    要是大概过了三分钟左右联系中医师休息完成。

    “我的脑海中好像是被无缘无故的关注了很多的记忆所以刚才的时候感觉到的是头部的疼痛。

    而且现在我感觉如果我想要的话。可以控制很多的东西甚至是周围的这个水流。

    只不过是很费劲吧!”

    说着说着。妈妈他们就看到在他们那层无形隔膜旁边或者说外面的水流竟然形成了一个小型的旋风。

    而且这时候的林曦的时候在不停的动作着而那个旋风在随着他的手型的动作在不断的变化着形状。

    真的是有些太过于惬意了也让默默感觉到了完全的不可思议他跟他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一个情。

    这是怎样的一个庄。

    难道是林夕真的是倔强的什么或者说他就是提成到了某一个城?

    可是既然如此的话,为什么一切竟然会有着如此的状态?

    不管是怎样的一个数字,至少他们现在的话应该有这一个具体的规划了吧?

    或者说你现在休息的这段时间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已经到了现在的这个地步难道还不进行公布吗?

    慢慢相信刚才他大脑中有些人他估计也和他的那种疼痛应该就是昏迷时他所经历的一些东西。

    并不是说他亲身经历的也许只是在梦境中经历的。

    甚至可能是换了另外的一个身份经历着另外的一个人生。

    总之通过种种迹象表明现在的灵犀绝对是有着一些其他的一变。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如果真的成功的话那他的战斗力将逐渐的提升或者说甚至是超过了现在的妈妈他们。

    而且如果这些的一切一切都是真的话。

    那针对于他们接下来的那场战斗,他们胜利的把握将会更多。

    因为第一眼的话也不是单枪匹马或者说体检的话也是一个类似于族群的存在。

    只不过他们的实力并不是很强但是他们的数量真的很多。

    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之下,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的可以去反抗的余地。

    “稍后的话我们从这里向下挖大概再有半年左右的时间我们都能打到紫色的目的。

    一旦等时间到了真正的地方之后你们就在后面等着我如果需要的话我再去喊你们然后你们再出来。

    如果可以和平解决的话,那就是最好的,如果不可以和平解决的话,我不会自己独自冒险的。”

    妈妈他们终于成功了,眼前的这一篇水的区域在他们的脚下出现了一个类似于岩石一样的地方。

    只不过现在的他还有这一个疑问,如果说他们现在从下面去挖掘一个洞口的话,那相对来说上面的水难道不会说去留下来吗?

    他并没有去理会大话所说的让他们等着的这件事情因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要学他们觉得就会一起去的话如果说可以真的和平解决的话那现在她也不会有如此状态。

    慢慢已经完全能拆迁到了她所想的事情如果说真的是对方无法让他们战胜的话那就不会让慢慢他们出现可是如果说真的是就差那么一点点就可以取得胜利的话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危险才会让他们出去。

    但是既然他们跟来了,就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要不然的话,他们跟到这里还有着什么意义?

    也许是看到了他眼神中的疑惑。

    大话没有过多的说什么,直接开始了,挖掘它的挖掘速度,其实并不是很快,跟二哈相比的话,相对来说更是慢上很多。

    可是他也没有想到去万全的马桶因为他知道这件事情肯定是二哈去做。

    二哈牌挖掘机这绝对不是开玩笑的,也不是说说的。

    这样肉色的情况下在这样的状态之中很多的事情已经完全的出入了他的想象。

    就比如说现在就按照现在的这个情况和想法。

    很多的事情很多的问题。以前根本不知道怎么形象的了。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将直接面对更多的危险。

    然而当大华的前爪挖出了一个小山洞的时候。

    看着水流并没有落下去没问真的是惊呆了。

    现在的这种情况,如果用科学一点的方法来解决的话,或者说去解释的话。

    只能说是。下面吧,觉得空气的密度要比上面的水的密度还大,而且他们也是属于一种类似于有密集的存在。

    所以说才会造成这样的一种现象,水可以存在于上面。就好比说一桶油和水如果放在一起的话,油会漂在上面一个道理。
推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