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地窟求生:提示带我飞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二百零八章 战斗进行时,最后时刻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看着眼前的这场战斗。一时间慢慢感觉到整个人完全的超出了他的想象。

    反正现在这个情况继续下去的话,肯定是不行了,她必须要想办法,必须要享受解决的方案。

    可是按照他现在的情况很多的事情,根本没有那么轻松,也没有那么简单。

    如果他们现在不想一些办法或者说不进行一些选择的话那在接下来的时间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朋友可能他们今天真的会舍得这里。

    因为对于淡化的整体实力和他的整体情况。至少对于莫问来说他还是相信的。

    或者说他还是非常了解的在当前的这种情况之下很多的事情已经不是他所能想象的。

    或者换句话说现在的这个情况很多东西已经完全不是他所能决定的。

    可是现在他如果不去想个办法的话,那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没有任何的意义,没有任何的办法。

    “稍后如果真的有事情的话,你们保护着打滑,尽快地后退剩下的事情交给我。”

    他已经看出来了现在的情况绝对没有那么多简单至少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的话没有那么简单。

    所以在当前的情况之下,很多的东西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也要想一切一切的办法去解决眼前的这件事?

    然后就在他这句话刚刚说完之后大话突然间气势陡然提升。直接一下子就将对方的攻击完全的沉默掉。

    再然后的话直接一爪子就将对方牌飞。

    就仿佛刚才的那一切刚才的那些战斗都是在表演一般。

    真的让人感觉到非常的不正常也是感觉非常的意外。

    不管怎么说?现在的这个情况跟之前的情况。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也超出了他的认知。

    很多的事情不一样很多的情况也不一样很多的感觉更是不一样。

    但是现在他眼神的这一切他出手的这一切真的是让他感觉到有些意外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就会有着这样的一个情况出现。

    但是不管怎么说现在的情况都是好的至少按照现在的状态来看的话待会儿?的战斗能力还是存在的。

    而且现在来看的话,几乎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至少在现在的这个情况之下很简单很轻松的就可以解决掉一切。

    如果他以现在的这个状态和这个实力去战斗的话剩下的那些应该也不是什么问题?

    可是现在他玩的这种战斗能力战斗实力具体是他实际的实力还是说他只是临时爆发的?

    或者说他是为了临时的办法震慑一下其他的敌人让他们有所畏惧。

    可是也不现实啊,如果说真的是临时爆发的话,那这样的情况下很有可能会导致敌人对他有着更多的想法。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很多的东西完全已经不是他们所能想象的。

    说实话,对方一时间也完全被他所震惊了,根本没有想到为什么会出现现在的这个情况。

    在他们认知中根本没有想到她的能力,竟然会有着如此的一个状态?

    如此轻松的就直接提升到一个这样的等级制度。

    实际上刚才他们派出的那个人员虽然说真的不是最厉害的,但说实话已经属于到第二厉害的了。

    哪怕是能有人站上等也绝对不会再超过两个所以说至少他是前三的存在。

    所以在接下来的时间里他们安排出去的战斗人员也是有着一定的问题或者说他们也应该调整了策略。

    但啥证咱们现在这个配置的话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调整如果真的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有可能他们就会输了。

    而且按照现在的这个情况来看的话。这是他们说的输不起的一场战斗。

    打扰了最输不起的还是大华他们这头。

    如果说他们真的瘦了那所影响的可不仅仅是一点半点很有可能是他们整体的性命。

    要看对方还没有任何的存在,或者说没有任何的战斗方式。

    突然间在他们队伍中有着另外的一个存在,跑了出来。

    而且这个存在给人的感觉是非常非常的无奈。

    他的眼神都满是疯狂满是愤怒因为就在刚刚。跟大话战斗的那个存在直接昏迷了过去,眼看是凶多吉少。

    说实话妈妈也真的没有想到他竟然会出手如此的狠毒。因为不管怎么看他们好像都是同一个族群的?可是大花刚才出手的话竟然下了死手。

    现在他更有理由怀疑或者说更有想法可以去猜测他的决定应该是有让她难以接受的。

    一时场面陷入了一种混乱或者说陷入到了一种绝对的冰冷的状态之中。

    对于敌人再次攻击待会儿舌头依然没有留守但完全是以刚才最高等级的状态以及最强的状态回击了回去。

    战斗的速度很快,也很轻松。

    很多的东西。真的是让人难以接受让人难以捉摸问问更是现实中的沉默。

    哪怕是现在,如此的轻松,如此的简单。就这么轻松的将一切全部都解决掉了但实际上很多的东西也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别看现在他们仿佛是属于胜利的一方,但实际上情况根本没有那么简单,如果按照继续这种情况下去的话。那最大的可能将会是他们引起对方的彻底的愤怒。

    要是真的如此的话。那很有可能会导致向往的一个情况在一个完全的产出。

    原来现在的情况已经到了一个最危急的时刻,就仿佛是在最后的时间。出现了一个最难以接受的时候。

    最少要到现在的情况来看的话是这样的。

    气氛彻底的陷入到了一种激情之中双方四目相对没有任何的退让甚至是现在的大化表现出了出奇的愤怒而且他的表情都没事满是冰冷。

    那种阴狠狠毒辣的表情越来越脸上完全就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就连莫问看着他眼神中都带着很大的难以接受的表情。

    很多很多的情况很多很多的状态。这边已经超出了很多的问题。

    “你现在想的是一个怎么样的情况?刚才在触手为什么这么狠?你这样的话很有可能会激怒他们吧。”

    真的进入到了一种停滞的状态等大伙返回之后。莫问直接出生询问。

    但是大话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沉默了片刻之后轻轻地摇了摇头但是嘴角的同时带了一丝无奈。

    无奈的眼神能满是状态也满是奇怪。

    甚至是莫问接下来想问的一些话全部都咽了回去没有再次的询问因为他知道继续询问的话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结果。

    对于现在的大花他自己来看的话肯定是有着属于他自己的一个问题属于她自己的一个情况。

    或者说有着属于他自己内心的一个选择。至少按照这样的一个逻辑继续下去的话,很多的事情就已经让他没有了任何选择的余地。

    “接下来直接由我跟你来一场吧,如果要是我失败了的话这件事情就这么解决了可是如果要是你失败的话你应该知道后果。这是最后一场战斗,我不会采取所有的车轮战。”

    因为现在的情况对于他们来说哪怕是采取车轮站没有任何的意义因为一些等级不存在或者说不高的存在如果真的再跟他进行战斗的话很有可能就会被打花直接击伤甚至是直接。一击必杀。

    如果是大花并没有出手太过有很多但他她们看来还有可能还会安排一些其他的实力并不是很强的去跟他进行车轮战消耗他的力气最终再有他这个最后的boss出手。

    可是现在的一个情况根本不可能,也根本不现实,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很多的东西就已经完全承受了,他的想象。

    只能是马上改变一下他的策略按照现在的这个逻辑来看直接进行。

    成功还是失败,完全依靠他的实力。

    这也是现在无奈之下的一个选择一个办法。因为很多的事情已经不是他们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的时候呢?也不是任由他们进行随意拿捏的时候。

    总之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至少最终的一场战斗将会决定他们的一切。

    所以当前的情况之下很多的事情已经超出了他们所有的决定。

    看到对方的反应看到他的说话之后。

    尤其是看到大话,此时的表情问问一时间完全的清楚了,到底是怎样的情况和怎样的一个问题。

    至少现在的情况来看的话他完全清楚了为什么大花会直接就如此的出手。

    现在也明白了,他出手的意思在因为他知道如果说他不下次毒手的话,或者或者不直接下狠手那很有可能敌人就会跟他来一场车轮战。

    而且让她的情况和她的状态来看的话,这个车轮战也根本没有那么简单,他几乎是无法抵抗的。

    而且说实话在他刚才战斗的时候突然间爆发的那个能力也并不是他真正实际的能力就如同莫万所猜想的那样只不过是一个临时增加的。

    或者说只是他本身能力的一个短暂的爆发。

    但是莫问题,既然是已经最后的一场战斗了,那对于他们来说很多的事情就简单了很多。

    要知道大花可是默默的赞成很多的东西,它是可以直接使用的。

    尤其是那种宴会的使用根本没有任何的存在可以观察到。

    他都已经从商城中兑换出了最好的一些药剂现在的他完全可以兑换高级药剂只不过这个需要情绪值得数量的确是非常非常的多。

    但经过了他这么长时间的积累,这么长时间的沉淀,她的这个情绪知道已经积累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

    所以说去兑换这些存在的话已经根本不是问题。

    很简单,也很轻松。

    至少现在他的手里已经保持了足够的存在。

    所以在之前的时候他将所有的努力所有的东西全部都兑换的省份也就是说现在哪怕是真的要进行战斗的话?他也可以在短时间内让大华拥有着更强的力量。

    而且还有一件事也是最简单一件事。

    要知道现在莫问是可以进行治疗的。所以在他们刚刚上场的时候萌萌已经给他使用了恢复治疗。

    现在走大货的状态完全是最巅峰的状态等稍后在他们真正战斗的时候进入到最终激烈的时候他完全可以使用一个所有药剂的提升。

    在最开始的战斗他们看得很是轻松也很是简单。

    可实际上他们每一招之间的战斗都已经决定了很多的问题。

    很多的事情。看似简单但实际上充满了凶险。他们没招看似社团,但实际上也都是有着绝对的战斗能力。

    甚至是他们的战斗竟然在逐渐的进入到一个缓慢的状态人家都是越战斗的速度越快可是对于他来说战斗的速度确实越来越慢。

    很是让人难以接受,也很是让人难以理解不知道他们现在到底是经历了一个怎样的状态怎样的一个情。

    说实话,现在的妈妈甚至都不知道他在什么时候使用自己的杀手锏,将大华的能力提升到一个极高的等级。

    他相信大话大话自然也是明白现在他们有着这样的一个优势可以随时提升他的能力但是他竟然一直没有表达出来需要这样的一个情况。

    那按照现在莫问的一个状态来说的话他就不可能说真正的去做出任何的反应。

    至少按照现在的这个情况和现在的这个状态来看的话,是不可能的,也不可能实现。

    事情的逻辑和事情的。转向已经发生了一个有些让人难以估计的方向。

    “你悄悄的在下面挖出一条通道来稍后我们很有可能需要这条通道逃走。”

    他已经看到战斗进入到了一个难以预估的地步所以说他们必须留出一手。

    所以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之下,这样的一个逻辑已经完全让他们没有任何的办法去解决。

    哪怕是现在他们都是这样的一个态度,让二哈去世界挖出一条通道,很明显,也很有可能会被对方发现。

    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他们就要去赌去赌对方不会去阻挠他们。

    毕竟在这样的一个状态和这样的一个情况之下对方应该是不会对他们有着太多的反应。

    因为在他们的想法中在他们的逻辑之中最多的应该就是保证他们能继续下去。决定这一场战斗的完整性。
推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