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地窟求生:提示带我飞

报错
关灯
护眼
第二百零九章 怎么会这样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战斗依然在以这样不紧不慢的一个情况继续下去。

    看电影前的一切温温的神色更加的紧张了。因为你现在的这个状况来看的话很有可能接下来就是他们最终的决战时刻。

    成功还是失败不管是这样的情况之后所有的一切全部都让他现在必须要做一个最终的决定。

    “小心一些。我感觉他们的情况现在是不正常的。”看看他们现在的一个战斗的本能看着他们现在整个队伍中安中的那些动作。

    问问可是不会相信他们是真的会选择让对方来的。

    对方之前所说的那一切对方所虾的那些决定并不一定是真的也不一定是肯定存在的。

    也许现在他们所说的一切都存在或者说都是正常的但实际上他们是否能继续的执行那就不一定了以后不可能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或者说不管有着怎样的一个情况至少现在的他们已经走到了这一步?

    他们虽然是需要作出万全的准备如果说敌人。或者说对方真的有所动作的话。

    他们这一方主要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只要是有着充足的一些技能的准备那对于他们来说也不是说必死无疑的。

    他们也是有着一定的战斗,能力会一定的,应对能力的。

    毕竟对于他们来说。他们的实力现在也绝不是如此轻而易举就会被敌人攻破的。

    尤其是对于莫问来说他现在的实力到底是有着怎样的一个情况或者是有着怎样的一个状态他自己甚至是都不清楚的。

    不管是成功还是失败。不是最终的结果怎么样总之一切的一切?变成全部都进入到了一个正常的阶段。

    不好…

    就在他思考的时候也就在二哈刚刚玩完隧道返回的时候。

    他看到前方的战斗出现了一个特殊的情况或者说出现了一个几乎不会被注意的情况。

    在敌人的队伍之中,这样的遇到光亮出现很是不正常也很正常让人感到意外。

    因为她现在的这个状况来看的话,现在都做到光亮的出现,肯定是有人所以它特殊的意义的。

    而且对他们感觉到。心中惊讶的是这一道光亮出现之后跟大花正面战斗的那个存在。

    他原本的实力并不是很高,但是突然间他的实力也陡然的提升了一下。

    但是也就是提成了那么一下但是在同样的一个时间却有瞬间的压制了下去。

    开始这一切都很是平常,如果不仔细,注意的话,甚至是他刚刚仅仅提升那以下的时候就不会被发现。

    但实际上的情况更多的时候一切都是正常的。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正常的情况很多的时候却又是更不会正常的。

    很明显对方是故意的,明明现在的实力已经提升了,但是现在的他根本没有任何的能力,没有任何的情况。

    这一点说出去谁会相信很明显,他是故意而为之。

    可是为什么现在的他需要属于压制自己的状态,压制自己的能力?

    没时间,莫问,真的是感觉到。一个巨大的阴谋,在不断的酝酿着。

    如果简单来说,这个阴谋很有可能就是直接会导致他们整个战斗失败的一个可能。

    也就是说现在他肯定是在有意的隐藏的实力。一旦等到真正学佛法的时候,会瞬间爆发,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之下,直接将他们这一方打掉。

    “准备战斗。”

    莫问将准备战斗的意识传给了大家。

    知道了,现在的情况来看的话,他们已经没有了任何战斗的意义。

    我是成功还是失败。或者说。我是个怎样的情况对方都没有打算选按照制定的约定去执行。

    如果对方现在已经是这个态度那他们现在还继续维持这样的战斗!

    这一切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吗他们自然是需要去寻找另外的一个方式解决他们眼前的这个问题。

    谁说他的这个意识传达二号还有小兔子全部都做出了这样的战斗准备?

    而且他们全部都占据了一个有利比较有利的地形,不管是逃走还是说战斗,他们都可以赢,随时盈利。

    同时她还默默的感觉他跟大伙之间的那种莫名的联系,给对方产生了一种意境的心理。

    让对方留着一个准备,让对方做好完全的一个想法,因为按照现在的这个状态来看的话,接下来的时间里事情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前进还是后退继续战斗下去还是坐着什么其他的准备。

    这里的一切所有的所有几乎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现有的一个逻辑的情况。

    就在他刚说出这句话之后突然间整个正常的气氛瞬息改变。

    真就如同他所猜想的那样就今天那一瞬间的时候,敌人的战斗力瞬间提升。

    大话在那一瞬间,如果不是说他已经心中有所预警剁手的防备很有可能这一项就会被对方直接造成损失,直接失去战斗能力。

    而且天然的这种提升仿佛并不是只能爆发一瞬间的,而是可以持久下去的。

    随便对他这样的一个提升上来的能力的攻击他是没有任何的可以犹豫下去的。

    所以在转了一个情况之下,很有可能他们必须继续的战斗下去。

    因为对方的实力已经提升上来了如果说他们不能继续战斗下去的话很有可能。马上就会被对方瞬间瞬间打垮。

    可是按照现在他的实力和现在他的当前的一个战斗情况根本无法跟对方真正的战斗。

    虽然如此的情况之下,他们必须要做出更多的反应。

    说实话这个时候能不能问的想法并没有那么简单也没有那么清晰但是他在看到如此的一个情况之下很自然或者说下意识的就将所有的能量药水全部都给大伙使用了。

    感觉到能量的提升一瞬间,大花的爆发能力瞬间提升了上来。

    仅仅是那么一瞬间。

    最后完全在他的感知下超出了他所有的范围。

    深圳市在返工,来的时候打话竟然直接将对方瞬间击垮。

    哪怕是对方提升到了能力提升到了现在的情况之下。也是依然如此。

    正常完全是瞬息万变在这一瞬间,他们的战斗完全进入到了一种更加僵持的地步。

    时间的时间。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之前的预计而且现在的这个战斗情况。真的不知道是怎么样的产生或者说什么样的一个问题。

    “砰!”

    而就在战斗进入到白热化状态的时候突然间一声巨响。

    电影院看的话,所有的人或者说所有的周围所有的一切全部都陷入到了一种寂静。

    顺着声音响起的地方,看过去没发现声音出现的地方竟然是一棵大树。而且这棵大树上逐渐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手掌印。

    或者说并不是首长烟而是一个爪子的印记而且这个印记并不是很大

    这是怎么出现的?又是谁发动的?这个攻击而且它的意义又是如何?

    大花跟对方想要战斗的时候已经完全拘留了一种平静或者说他们也突然间停止了。

    而且在之前就在他们战斗的时候很有可能在下一瞬间将会有另外的一个人或者说另外的一个。就直接会出现任何的问题。

    对他们来说。相关的战斗已经起到了一个完全无法弥补的地步。

    应该也是正是因为对方看到了现在这样的一个情况,所以才会出现现在的这个状态,然后让战斗停止。

    你就在他们的战斗停止之后在大化和对方完全将目光看向那个大叔的位置的时候。

    之前那个比较小的类似于大花同样存在的那个像小花猫一样的存在,走了出来。

    “把她想要带走的。放了。战斗就此结束从今天开始一切全部都结束不再有任何的关联。”

    突然间的一个这样的一个发问,让所有在场的。全部都陷入到了一种镇静。

    跟大花进行战斗的那个存在很明显的气氛,陡然间改变他的眼神都猛然有些其他的异样闪过。

    虽然说听到了她的如此丰富但是相比较来说他并没有选择绝对的选择或者说直接选择同意。

    而是仿佛在思考着什么。应按照他的想法会产生现在的情况来看。

    他好像还是并不想放走大花,他们或者说变平安大花带走他所想要带走的那个。

    可是那现在实际上的情况来看的话,如果双方都没有任何的助手或者说没有做出一些其他的动作,那实际上他们已经输了。

    所以刚才那个小家伙所说的让他们先属于他们都带走,让他们也就是说他们胜利这也是一个正常的情况。

    人不管怎么说现在的情况已经有了如此的情况。

    “我知道你们都在想些什么我也清楚你们现在这么做的一个原因或者说这么多的目的。

    但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而且现在已经进入到了这样的一个情况。

    很多的东西已经没有了可以决定或者说可以去选择的余地。

    这件事情已经如此。那很多的事情也最终需要有一个结果的。”

    她的声音很平稳,也很沉重。但他期中的话。也有说一些都不容置疑。

    “放了!”但是在他的这句话说完之后依然是没有任何的动作所以说他很是愤怒的再次的说出这两个字。

    而且两个词结束之后,周围的气氛更加的陷入到了一种激情之中,所有的存在,全部都凝神地看着这一切。

    “放不了。你应该知道它对我们的意义是什么或者说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们一直坚持的是什么如果说现在真的放假的话那对于我们整个族群来说将是一个面点之灾。”

    “现在整个族群已经到了这样的一个地步如果说我们再将他疯了。还有没有想接下来的时间里,我们的族群还怎么继续的生存下去?”

    “其他的事情我再想办法。但现在既然已经到了这样的一个地步。我们总不能再继续下去。”

    看着对方的对话,没满在这的信任到了一种迷茫之中。

    他们跟大花来,所寻找的那不应该是属于大号的,亲人甚至是一些大花的朋友之类的吗?

    可是现在的情况来看的话事情根本跟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也就是说现在的话一切的一切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预计。

    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状态?为什么还国服到了咱们整个最近的生死?仅仅是他们的一个主任就会有这么多的问题吗好像是不太现实也不太可能。

    而这个时候的大花总是沉默到了一定的程度他的表现都满是纠结。

    “现在的族群已经到了这样的一个地步吗?

    已经没有继续生存下去的可能了吗?”

    最终她还是问出了这样的一句话,因为对于他来说这些东西在她内心的深处还是有所关注的。

    沉默厌世沉默默默有心想要去询问一下他们到底在说点什么,但是随着时间1.1滴的流逝着区分依然陷入了沉默之中,没有任何的声音,才回答。

    速度过了,大概有。五分钟左右。

    还是那个比较小的存在。看了看大花然后叹息了一口气。

    “你应该知道整个族群正是因为你们的能力所以才会一直的提升一直延续下去。

    而当年你的离开。让整个族群已经遭受到了一个巨大的重创,否则现在也不会在这里。

    而且正是因为你的离开导致了你的兄弟,他也退出群产生的怨恨。虽然说还在维持着整个族群最基本的一个运转但实际上。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

    尤其是最近他仿佛是感觉到了你的存在,所以。更是做出了要随时离开的姿态甚至是不惜以死相逼。

    也就是这样的情况才传出来的他可能要死亡的那个状态所以才会为你感觉到了”

    “ 这些话说重点真的是很自私,虽然你们没有任何的义务帮助承担什么。

    但是在经过那件事之后也就只有你们的能力才可以让族群一直的抵抗着那种诅咒,让大家可以继续的生存下去,可以继续的提升下去。

    这一切的一切,你相信真的不是我们所愿,我们也不想如此。”

    她的声音很平静,而且平静中带着一丝认可,或者说一丝哀求。

    现在的话,妈妈大概也听出来了,一些多你虽然说他并没有完全的了解,但是通过这段谈话,他多少有些明白了。

    应该是大黄还有他口中所说的那位兄弟掌握着一些特殊的能力可以让他们的族群继续延续下去。

    但是由于某种原因大话之前离开了而他们当个所谓的兄弟也本来是要跟他一起离开的但是还是没能成功。

    剩下的一切就很明确了…

    </div>

    </div>
推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