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当加载红娘系统的我遇上分手大师

报错
关灯
护眼
12、原计划取消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社长,我一直很奇怪,姜社长为什么总是跟你作对啊?”

    丁建国的语音再次响起。

    被点名,陷入幸福中的姜晚歌突然睁眼。

    “我也不太清楚。”

    叶三江没敢说是她变态的好胜心在作怪,现在的情况姜晚歌不知道醒没醒,被听到了就不好了。

    “我觉得姜社长心眼未免也太小了吧,我还真没见过这样的女生。”

    姜晚歌猛地瞪眼。

    是啊是啊建国兄弟……我足足被这种小心眼支配了十几年,你都不知道我这十几年是怎么过来的!

    叶三江内心疯狂吐槽,但嘴巴没有回应。

    “我跟你说社长,在我们那旮瘩,这种女人不能忍着,一巴掌教她做人就行了。”

    那你平时见到姜晚歌表现的怂样是跟谁学的,现在在我面前装比?

    叶三江还是温和一笑:“怎么能打女生呢?”

    姜晚歌撅着小嘴,舒服地在叶三江肩膀上蠕动几下。

    还是我们家三江最好。

    “打女生确实不对,但就姜社长这种蛮不讲理,无理取闹的女生,你真得对她狠着点来,要不她就越来越放肆,我们男人有原则,但也是有底线的。”

    叶三江暗自点头,说的好tm有道理!

    “姜社长其实还好吧,没你说的那么严重。”

    叶三江笑着开口。

    姜晚歌抿起嘴巴,脑袋幸福地在叶三江肩膀上轻轻蹭了下,我们家三江真的好好……让妈妈抱抱。

    “不对啊社长,之前在活动室你不是这么说的啊!你不是说姜社长心理变态吗?还说什么她有着接近变态的胜负欲与掌控欲,以后谁娶了她谁就倒了八辈子的霉。”

    姜晚歌身体一僵。

    《幸福戛然而止》

    叶三江停下操作,扭头看了眼肩膀上的脑袋,没什么动静,应该没醒吧。

    他尴尬地笑了笑:“我……我好像这么说过吧,不太记得了。”

    什么?!姜晚歌皱起眉头。

    “你就是这么说的!社长,我记得很清楚。在那之前我本来还对姜社长映像挺好的,她人长的好看,身材好,做事还潇洒,但是你这么一说过后我对她感观就变了。”

    《突然洗白的丁建国》

    叶三江再次扭头看了眼姜晚歌,好像真的没什么动静,应该没醒。

    他叹气一声,面色惆怅。

    “都是假象,她在学校和在家,在你们面前和在我面前完全是两个样子。”

    叶三江一副十几年来过得很凄惨的模样。

    “她在家有爸妈管着能稍微收敛点,还有点乖乖女的模样,在学校直接回归本性,又霸道又冷漠,是不是平时觉得她挺目中无人的?”

    丁建国:“有点吧。”

    叶三江拍腿:“那就对了!对不熟的人她就这样子,跟别人欠了她几百万一样,对我又不一样了。”

    《渐渐陷入自杀模式》

    “对我她真的是变态得无法无天,从小到大什么都要跟我比,我有时候实在受不了了只能让着她,她还以为是她赢了在那沾沾自喜,那是我大度好吗?!”

    《心碎的声音》

    “我还记得小时候我买了件新衣服,就因为在她面前炫耀了一下,你猜怎么着,她趁着我不注意,在我屁股那块用剪刀剪了个大窟窿,我就感觉凉飕飕的没怎么在意,回到家才发现自己屁股在外面露了一整天!”

    “哈哈哈哈哈!姜社长这也太小心眼了吧!”

    叶三江摇头苦笑:“那是真的心眼比针尖还小!你说这样的女人,谁会喜欢她?她缺点真的太多了,我都懒得讲。”

    “练个跆拳道明明是怕压腿疼,非要说人家教练长的丑,所以自己才练不好。”

    “姜社长还练过跆拳道呢?”

    叶三江切了一声:“半吊子,不过打我足够了。”

    “那社长你最好还是小心点。”

    叶三江笑着摇头:“我小心什么,我这么聪明的一个人,她根本找不到打我的理由,有时候看她被我气得都快哭了,又找不到理由揍我,真的笑死了,你社长我是谁,智商情商上完虐她好吗?”

    “这是真的社长,你这方面确实很厉害,说话又好听,人缘也好,长的也帅,我们大一这边好多女生暗恋你呢。”

    叶三江嘿嘿一笑:“低调低调。”

    “啊,社长,我这边要吃饭了,游戏下次再约吧。”

    “嗯,拜拜。”

    关掉王者,叶三江扫了眼战绩,胜负参半吧,队友太坑,再加上抱着姜晚歌也不方便操作。

    她怎么还没醒,昨天到底几点睡的啊,不会要抱着到下午吧。

    叶三江看了眼旁边的长椅,想了想还是没把她放在长椅上,姜晚歌娇生惯养的,这长椅她睡得肯定难受。

    “小歌歌啊小歌歌,爸爸爱你。”

    叶三江一边拍着姜晚歌的背,一边打开手机无聊地翻着。

    他离死不远了。

    他真的,真的,真的!

    离!死!不!远!了!

    姜晚歌咬着牙,拳头默默地攥了起来。

    “小歌歌啊小歌歌,爸爸爱你疼你,睡吧睡吧小歌歌~”

    叶三江唱着自编的口水歌,看着微博的搞笑段子笑了起来。

    姜晚歌这次学聪明了,她特意在叶三江跟丁建国聊完天后等了一二十分钟,这样自己之前的装睡才不会暴露。

    现在时间差不多了。

    叶三江划着手机,突然怀里的姜晚歌有了动静。

    早就想好的台词在心里酝酿着。

    叶三江看着面无表情的姜晚歌,露出一副极其善解人意的笑容。

    “醒了啊,我……”

    “死变态!!!”

    《耗油根》

    姜晚歌一记上勾拳朝着瞪大眼睛的叶三江捶了过去。

    ……

    三分钟后。

    叶三江捂着微微发肿的左脸,一脸委屈地看向姜晚歌。

    “哼!死变态!”

    姜晚歌双手抱胸站在一边,对叶三江可怜的模样冷漠无视。

    叶三江叹了口气,姜晚歌依旧是姜晚歌,果然醒来后还是采用了第一种可能。

    既然制造暧昧的方式没有起到作用,叶三江考虑片刻,选择为自己没有争得姜晚歌同意而做出的亲密举动负责。

    他认真道歉:“对不起啊,没有争得你同意就那么抱着你,一来确实是不太忍心把你放在长椅上,二来这是我攻略对象的一种方式,但是似乎……不太妥当,对不起。”

    姜晚歌气呼呼地看了眼他微微肿起来的左脸,有些心疼。

    “算了,我去给你买冰块消肿。”

    看着姜晚歌离开的背影,叶三江捂着左脸疼得发出阵阵“嘶嘶”声。

    好你个姜晚歌,好歹认识十几年了,就算男女有别,但我也没做什么过分的行为啊。

    不过既然事先就设想过三种可能,这种结局叶三江自然也在预料之中,问题不大。

    但是……下午的原计划取消。

    改去鬼屋!

    被揍就很不爽,而叶三江清楚姜晚歌最怕什么。
推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