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当加载红娘系统的我遇上分手大师

报错
关灯
护眼
106、我剪短发,你剪寸头【4k大章】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叶三江低头看了眼,发丝的清香一缕一缕牵动着他的嗅神经,姜晚歌的头顶距离他鼻子很近,他甚至能用下巴感受到这颗小脑袋上传来的热量。

      叶三江迟疑两三秒,下巴轻轻搭在姜晚歌的头顶上,姜晚歌睁大眼睛,脑袋向下一沉,长长的睫毛随之一颤。

      她微微侧过脑袋,这才看到是什么搭在了自己脑袋上。

      “你干嘛?”

      她疑惑地开口。

      叶三江一愣,向后缩着脑袋。

      “你问我我干嘛?你干嘛?”

      “我干嘛了?”

      “你不知道你干嘛了?”

      “我干嘛了?你干嘛要用手臂环着我?而且这明明是我的手机!”

      姜晚歌快速把手机拿走,跑到了沙发的另一头盘腿坐着,她继续聚精会神地扫着评论,偶尔抬头做贼心虚地瞄上叶三江一眼。

      叶三江起身。

      “摸摸黑丝。”

      “滚!”

      “哦。”

      他站起来其实只是收拾桌子上的饭菜,然后贴上保鲜膜端进厨房,放到冰箱里。

      “对了叶三江!我想出去理发!”

      叶三江闻言对着镜子看了眼自己发型,姜晚歌要出去肯定是拉上自己的。

      只是……顶着这金门大桥似的发型走出去,一准比动物园的猴子还吸引眼球,他拿起台子上的一把木梳用力地顺了顺,疼得他龇牙咧嘴。

      关于自己的头发成为姜晚歌的专用宣泄工具这件事……

      算了,不讲了,看了眼发型的长度,叶三江微微挑眉:“那我也剪一下吧,头发长了。”

      “我们现在就走吗?”

      叶三江放下梳子,随口说道:“摸摸黑丝再走也不迟。”

      “你是有多喜欢黑丝。”

      “麻烦理清关系,我只是先喜欢你,然后才喜欢上你穿的黑丝。”

      姜晚歌踩着拖鞋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她来到叶三江身边,翻了个白眼。

      “想摸就快摸,到外面不能摸。”

      “这么爽快?”

      姜晚歌闻言又翻了个白眼,默默偏移视线不看叶三江,小声嘟囔着:“给男朋友摸腿不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吗?”

      “从你嘴巴里说出来就不正常了。”

      姜晚歌咬着虎牙,眉头倒竖:“你到底,摸!不!摸?!”

      叶三江果断蹲下来,绅士地将掌心覆盖在姜晚歌大腿后侧,姜晚歌轻轻抖了下,视线警惕地跟随着叶三江的手掌移动。

      轻微的表情变化渐渐出现在姜晚歌的脸上,她不停地颤着睫毛,抗拒中带着难堪,可又从痒痒的触感中产生了轻微的满足与成就感。

      叶三江用掌心感受着黑丝的摩擦力,缓慢地从大腿后侧拂过,隔着一层黑丝都能感受到大腿的光滑。

      他的手掌顺着长腿柔美的曲线落在姜晚歌的小腿肚上,五指在软软的腓肠肌上轻轻揉捏,表情像是最正经的按摩师。

      腿上还有一股香香的味道,叶三江离得近,闻得很清楚。

      “你腿好香啊。”

      “叶三江你给我闭嘴……”

      姜晚歌几乎是咬着后槽牙说出这句话。

      她难堪地靠拢膝盖,感觉下一秒就要忍不住把他一脚踹开。

      “叶三江你真的好像一个变态啊……”

      “我呸!”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况且这是我们的二人世界,又没人看到怕什么?”

      姜晚歌吞咽唾沫,忐忑道:“你家应该没有摄像头之类的东西吧?”

      倘若这一幕直播给叶二溪的话……姜晚歌想换个星球生活。

      “当然没。”

      叶三江说完张开双臂搂住姜晚歌的双膝位置,姜晚歌瞪大眼睛,身体被迫地朝叶三江那边靠近,她本能地用小手抱住叶三江的脑袋保持平衡,叶三江则一脸满足地贴在她的大腿上。

      “啊~我老婆的腿好好看啊,以后一想到每天都能摸到,心里就好幸福。”

      “啊啊啊——叶三江!”

      “谁他妈是你老婆!死变态离我远一点!”

      “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给你摸!我再也不信你了!”

      姜晚歌挥起小拳头使劲捶打在叶三江的背上,可这种程度的攻击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伤害。

      叶三江反倒更幸福地抱紧姜晚歌的双腿。

      他气沉丹田,蹲着起身,姜晚歌惊呼一声,整个人被叶三江抗在了肩膀上。

      “叶三江你快放我下来!”

      “我试试你多重。”

      姜晚歌咬紧牙关,她艰难地挺起上半身,右臂向后伸去直接锁喉。

      “再不放我勒死你!”

      “yue!”

      叶三江被姜晚歌勒得干呕,最终还是把她放了下来,并且脸上光荣地盖了一个五指山牌印章,不过他没放心上,这一巴掌只是姜晚歌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才打的。

      “想想没忘记什么东西吧?”

      叶三江把门锁上,笑意盈盈地看向姜晚歌。

      迎上的却是一对恶狠狠瞪着自己的目光,姜晚歌小脸阴沉,仿佛自己刚刚被叶三江占了很大便宜似的。

      “没忘。”

      姜晚歌不忘补充一句:“叶三江你就是一个变态!”

      “试问谁不知道?”

      姜晚歌气得跺脚,追在叶三江身后跳起来抬腿踢在他的屁股上。

      “哎呦!”

      “你还叫!叫声也这么变态!”

      “卧槽!大姐你未免要求也太高了点吧!”

      叶三江去车棚推出自己的电动车,姜晚歌扶着他的肩膀,侧坐了上去。

      “搂紧啊!”

      “闭嘴!”

      电动车开出小区,叶三江一直笑意盈盈,姜晚歌不停地掐着他腰间的软肉,一下又一下。

      这女人一吃亏就这样,叶三江习以为常。

      “粉丝多少了?”

      “干嘛?”

      “问问。”

      “1.2w了。”

      叶三江点点头,这种涨幅的话,说明姜晚歌各方面基本被光大网友所接受。

      她也许会成为一个小有名气的网红,叶三江思绪纷飞着,头发这时却传来轻微的牵拉感。

      “拽我头发干嘛?”

      “叶三江你头发好长啊,我感觉你寸头会很好看。”

      叶三江扯了扯嘴角:“我跟你什么深仇大恨你让我剃寸头。”

      姜晚歌蹙眉在他肩上捶了一下。

      “跟你说真的哦!你又不是那种娘娘腔型的帅哥,寸头肯定好看的。”

      “我刚刚没听错的话你好像刚刚在说我是帅哥?”

      “没,才没有。”

      姜晚歌不解气似的又在叶三江腰上掐了一下。

      “啊~”

      “不许怪叫!”

      叶三江嘿嘿一声,扭头朝后一瞥。

      “你怎么突然想要理发了?”

      姜晚歌轻轻呼出口气,小手挽着长长的发丝末梢:“我想换个发型,换成短发。”

      叶三江有些惊讶,正好前面红绿灯,他停了下来,扭头看向身后:“怎么突然要剪短?”

      “想跟三叶一个发型。”

      “三叶?哦,三叶……什么?!三叶?!”

      叶三江瞪大眼睛:“你看个动漫看魔障了啊?”

      “没有……”

      叶三江这时回头仔细地打量姜晚歌的表情,后者被他看的脸红,又抬起小手把叶三江的脑袋扳了回去。

      “这个动漫确实让我印象挺深的,但我也觉得三叶的短发很好看啊!你陪我一起剪短好不好?我剪短发,你剪寸头?”

      叶三江通过后视镜看了眼姜晚歌小脸期待的神情。

      绿灯。

      他左右扭头看了眼路况,这才旋转把手,快速过了马路。

      没听到回应,姜晚歌以为是叶三江觉得自己胡闹,闭着小嘴没再说话,毕竟突然从黑长直换成齐肩短发,确实怪怪的。

      “你到底剪不剪?不剪我就自己剪!”

      “剪啊!我刚看路呢。”

      “寸头?”

      “没问题!咱俩要年轻有年轻,要颜值有颜值,换个发型而已怕什么,况且换个发型就跟你换个男朋友,我换个女朋友一样,多刺激。”

      “去你的!”

      姜晚歌笑着在叶三江背上捶了一下。

      来到理发店后,叶三江把电动车锁在门外,他扭头看了眼姜晚歌的表情,还是没理解姜晚歌为啥突然想换个发型。

      这一点倒是跟叶二溪有些像,有时她们的一些想法都是突然冒出来的,叶三江根本找不到逻辑。

      两人坐在相邻的椅子上。

      “剪成寸头。”

      “剪成短发。”

      叶三江和姜晚歌同时开口。

      他们忍不住扭头对视一眼。

      姜晚歌这时又抬起小手朝理发师示意了下:“大概到这个位置。”

      后面的两位发型师也同样对视一眼。

      这默契应该是情侣。

      这发型应该是刚分手。

      叶三江不知道这发型有什么特殊含义,他就看着自己的头发一片片落了下来,渐渐瞪大了眼睛。

      突然的悔意是怎么回事?

      他偷偷看了眼旁边的姜晚歌,她小脸上的表情倒是期待得很,下面的黑色靴子甚至欢快地脚尖触碰着脚尖。

      叶三江率先理完了头发,他面色复杂地看着镜子里的发型,突然感觉自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之前的外貌算是广义上的帅哥,阳光和煦,英俊中有着长发带来的秀气,而现在……

      说不上丑,这钢针似的发型让他的五官多了些棱角分明,线条刚毅的感觉,眉毛露出的更多,叶三江第一次觉得自己的眉形很好看,有着不亚于丁建国的浓与黑。

      姜晚歌头发直接掉落了一大半,叶三江看着她的背影,渐渐的,也开始觉得姜晚歌的想法并不算草率。

      她那秀气小巧的耳朵刚好从柔顺的黑发中露了出来,白皙纤细的脖颈是最吸引叶三江的地方,剪了短发后看得清清楚楚,大概也就盈盈一握的程度。

      叶三江后退一步坐在椅子上,面带笑容地看着姜晚歌的背影,姜晚歌则通过镜子偷偷打量着叶三江。

      确实和之前想象的一模一样,她更喜欢这个模样的叶三江,少了之前长发带来的颓气,现在看起来精神多了。

      ……

      两人走出理发店后站在马路上互相打量着对方,渐渐的,眼角,嘴角皆有憋着的笑意。

      叶三江蹙起眉头:“你是我的女朋友姜晚歌吧?”

      姜晚歌闻言双手叉腰,撅起小嘴:“那你是不是叶三江,你和他长得好像哦,变态表情都一模一样。”

      她的脸蛋在短发的衬托下要更加显小,意外地增添了些可爱,脖颈也被短发衬托得白皙修长,叶三江看着看着,突然又对她的胸锁乳突肌起了兴趣。

      他伸过手捏起姜晚歌锁骨上的一根碎发,轻轻吹掉。

      “走吧,送新女友回家!”

      “滚哦!”

      ……

      11月20日。

      考试月临近,许多课程都结课了,教室大多时间变成了学生们自习的场所。

      不过因为医学生的期末,背书基本占据百分之百,有的人喜欢坐着背书,有的人喜欢站在走廊上边走边背,还有的人拿了个折叠凳,在楼梯角落找了个阴凉的地方坐下,那一小块区域就是他的天地。

      姜晚歌和叶三江延续了大一的习惯,在大阶梯教室的最后一排自习。

      叶三江这时看着手机上的一条消息。

      丁建国:社长,我想了想,我和陈舒的差距体现在方方面面,学习,未来规划,职业憧憬,特别是家庭条件……这些差距不是靠攻略成功就能弥补的,所以我想先暂时放弃对陈舒的攻略,等我先让自己变得优秀,哪天有了面对陈舒的勇气时,我在找您。

      丁建国是不是被无意中伤到自尊了……叶三江首先想到了这个问题。

      以陈舒的为人不可能去故意打击丁建国,按照这些天的观察,叶三江清楚陈舒甚至已经对丁建国产生了细微的好感。

      那就是丁建国自己碰到了什么心里难过的坎。

      叶三江叹了口气,爱情虽美好,但在物质现实的背景下,还是太脆弱了。

      社长:我知道了,这学期先争取别挂科。

      他收起手机,扭头一看,姜晚歌正捂着耳朵一遍又一遍重复着书本上的专业术语。

      “懵懂的少女呦,你这么背书是没有用的。”

      姜晚歌没听见。

      叶三江伸手握住她纤细的手腕,轻轻一扯拿了下来,那一侧耳朵都被她自己的手捂得嫩红嫩红的。

      “干嘛?”

      “你这么背书没用的。”

      “滚蛋。”

      “买的袜子到了吗?”

      姜晚歌听到这表情突然变得不自然了起来。

      她扭头看了眼周围,随后低下头,小手偷偷撩起自己的长裙,黑色小皮鞋渐渐露了出来,然后是蕾丝白袜包裹的脚踝,肉色在其中若隐若现,像是镂空似的。
推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