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当加载红娘系统的我遇上分手大师

报错
关灯
护眼
114、陈上进千里助攻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他们……好像不认识我们,不是,不认识你们……”

    像是觉得和这群人干瞪眼尴尬极了,姜晚歌踮脚附在叶三江耳边小声说了句,叶三江也立即小声回应。

    “我也不认识他们……有些眼熟吧,但谁是谁完全不知道。”

    两人手挽着手,站在叶二溪旁边像是陪同过来的外人,大娘似乎忘了询问他们俩的身份。

    “二溪啊……变更俊了。”

    大娘仔细地盯着叶二溪的面孔,明明手已经擦干净了,却还是忍不住在围巾上抹来抹去。

    “快……快进来坐,别在这站着。”

    她说着往堂屋里走,堂屋很大也很高,就是看起来没装修,内壁都是青灰色的水泥,上面依旧有很多粉笔画的画。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光秃秃的实木沙发,一顶巨大的三叶吊扇,一张桌子,一台电视机,有机顶盒的那种,还有两个靠墙的柜子。

    行李箱的滑轮在砖块铺成的地面上响着,很快后方传来了杂乱的下楼声,姜晚歌回头,是二楼天台上打麻将和看麻将的群人快速走了下来,看热闹似的。

    叶二溪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姜晚歌坐在她旁边,可是一扭头发现叶三江在一边站着,又拘谨地想站起来,结果被叶三江按了回去。

    “喝茶,家里没茶叶,刚烧的开水……”

    大娘拿了三个一次性杯子,倒好水后这才将目光放到叶三江和姜晚歌身上打量。

    她好像很热情,和叶三江印象中的模样有些出入,当然也许是表面工作,毕竟关系不好不代表着就是仇人,农村妇女表面交际都很擅长。

    姜晚歌则时不时观望着门口的方向,那里聚了一堆人,把外面的光都挡住了,他们像是在看电视剧似的,几个妇女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小声讨论。

    而且好多人在看她,表情都很稀奇的样子,说话时带着啧啧声。

    姜晚歌被打量得不自在,只能望向那个流鼻涕的小男孩,他手上拿着一个木头削成的宝剑,时不时在手上挥斩几下,然后再和姜晚歌对视一眼,看到漂亮姐姐一直在看自己,就挥得更起劲了,嘴里还发出一阵嘿呦嘿呦声。

    姜晚歌看得好笑,但一直忍着。

    大娘终于问起了叶三江和姜晚歌的身份,她听后很惊讶,因为十年前叶三江才到她腰的位置,结果一晃眼就变成了又高又大的男人,还长得那么好看。

    她还说姜晚歌长得跟明星似的,虽然是用一口家乡话夸着,但叶三江并没从她的话语中听出来生分或者冷漠。

    大娘很热情,热情到似乎忘了十年前的事情。

    也许她是被叶二溪全身上下透露出来的气质给镇住了,觉得这姐弟俩真的在城里混出了名堂。

    除此之外,姜晚歌的外貌更具有说服力。

    这么好看的媳妇在这边得花多少彩礼钱啊,她想都不敢想……

    叶三江扯了扯叶二溪的衣服,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装也装到位了,别忘了正事。

    他们是回来探望生病的老人的,探望完就走,叶三江不太喜欢这种气氛,他不愿意久待。

    “大娘,我们要去看爷爷了,你带我们过去吧。”

    “好好好!”

    老爷子还住在一栋老房子里,乡镇里的医疗水平不行,但也能诊断出不好治下去了。

    他的几个儿子认为老人年纪到了就是这样,一生大病等于直接下了死刑,商量过后决定还是让老爷子回家。

    行李箱放在了大伯这,叶三江三人跟着大娘在村里走着。

    后面跟着很多人围观,每家每户都来到了门口站着,有的甚至还端着晚饭。

    不知道消息是什么时候传出去的,说是叶二溪姐弟从城里回来探亲,姐弟俩混得很不错的样子,还带了个天仙似的女朋友。

    可是姜晚歌不喜欢这群人打量自己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件价值昂贵的商品,这边就是这样,看到年轻女孩自然而然就联想到了彩礼钱。

    老爷子住的老房子很破旧,这间老房子叶三江甚至都有印象。

    探望的过程出乎意料的简单,老爷子已经说不出话了,咳嗽声不断,但叶三江觉得他是清醒的,因为老爷子在看到他们姐弟俩后就开始了剧烈咳嗽,像是有很多话要说。

    叶二溪看得难受,叶三江只能拉着她走出房间,姜晚歌独自在院子里等待着,叶三江出来的时候看到她蹲在大娘家的那个小男孩面前,用餐巾纸仔细地帮小男孩擦着鼻涕。

    小男孩垂下宝剑,脸上出了一张痛苦面具。

    ……

    晚饭的时候大伯终于从乡镇的医院赶了回来,带了几包中药。

    大伯的面相有些不符合年纪的苍老,他将三轮车开到院子里的时候,看到叶二溪姐弟时整个人愣了下。

    下车后,试探性地喊了声二溪,得到回应后直接忍不住哭了出来,一个中年男人抹着眼泪哭得泣不成声,这场面让叶三江和姜晚歌怔了许久。

    叶三江顿时找出了为什么大娘这么热情,自己却对她的感观并没有多好的原因。

    现在才知道,大伯的表现才是最正常的,他第一反应不是想到姐弟俩在城里混得多好,而是想到他们刚开始的艰难。

    其实难的都是叶二溪,大伯显然也很清楚,一直拉着叶二溪哭,嘴里不停说着“二溪啊,大伯对不起你”,叶二溪也哭了,大娘则站在一边面色有些难堪。

    姜晚歌站在一边看着,她紧紧地拉着叶三江的手,脑袋不自觉地就靠在了叶三江肩上。

    晚饭后三人在楼上住下。

    这间二层小楼是大伯给自己的二儿子建的,也就是叶三江的二堂哥,结了婚,目前还在外地没有回来。

    二楼空房间很多,三人完全可以一人一间房,但考虑到被褥不够,所以最后叶三江一间,姜晚歌和叶二溪一间。

    晚上九点。

    傲娇女友:你过来呗,我和二溪姐都没睡。

    叶三江看了眼手机,走出自己房间,夜晚很清冷,可能是季节的原因,农村静谧得连虫鸣都听不到。

    叶二溪和姜晚歌正趴在床上各自看着手机。

    “你来干嘛?”

    叶二溪看到叶三江忍不住开口。

    姜晚歌闭紧嘴巴,叶三江瞄了她一眼,没急着回应,他走到床边坐下。

    “你跟大伯都聊了什么,咱们什么时候走确定了吗?”

    “三叔四叔都没回来,说是明天差不多就回来了,大伯让我们再等等,跟他们见个面。”

    “嗯。”

    “大伯还是很好的。”

    “嗯。”

    “他偷偷给我塞了两千块钱。”

    “你要了?”

    “当然没。”

    “嗯。”

    叶三江叹了口气,他也跟着趴在床上,姜晚歌安静得像个乖宝宝,不说话就趴在床上看着姐弟二人。

    叶三江捏了捏她的脸蛋,被姜晚歌皱眉打开。

    “小晚要不跟三江一个房间?”

    “行啊。”

    “不用!”

    不用是姜晚歌说的,她从床上坐了起来,一本正经地拒绝。

    叶二溪笑着,又抬脚踹了下叶三江:“这是女人的房间,男人出去!”

    叶三江拍拍屁股走人,关门时从门缝看到姜晚歌一直在盯着自己,恋恋不舍的。

    ……

    第二天,三叔到了,拖家带口,听大伯说他们目前在沪市生活,过得还挺不错,孩子都开始工作了,一家四口人挣钱,月工资超过三万多。

    三叔看到叶二溪姐弟时和大娘一样,特别热情。

    所以叶三江同样只是微笑回应,连声三叔都没叫。

    “大学生不错啊!给我们老叶家长脸了,老叶家就出了你一个大学生!”

    “是啊,三江学的还是医生,前景好!”

    叶二溪在一旁笑着附和。

    叶三江闻言看向她,叶二溪本来也是个大学生,一本分数。

    三叔说话时拍着叶三江的肩膀,他说的也是一口普通话,但很生硬,其中家乡话的味道很特别浓。

    三叔的一对儿女一个在初中辍学,一个在高中辍学,两个都比叶三江大了两三岁。

    听说儿子在沪市那边也谈了个女朋友,很漂亮,还是沪市本地人。

    叶二溪听到这里时轻轻笑着,还拉起姜晚歌的手接话道:“这是三江女朋友,庐城那边的,两人是大学同学。”

    姜晚歌微笑着点头,她发现叶三江的这个堂哥一直在盯着自己看,表情痴痴的,让人有些厌恶。

    那个堂姐则不断打量叶二溪姐弟,目光停留时间最长的还是在叶二溪身上。

    很简单,她没叶二溪漂亮,也没叶二溪有气质。

    “大学生好是好,只不过现在太多,也不好就业,我们认识一个大学毕业的,刚毕业工资低的可怜,我工资都差不多是他两倍。”

    堂哥叫叶成,他说完看向叶三江,脸上笑着,话语中的意思都听得明白。

    姜晚歌皱了皱眉,但叶三江攥着她的手在用力,她就乖乖地闭上嘴巴。

    “堂哥工资多少?”

    叶三江笑着看他。

    “八九千吧。”

    “没过万啊,不过也挺高的了。我要是当不成医生的话我也进厂算了,听说轻轻松松就能月入过万还不用动脑子。”

    “啊……”

    堂哥略有些尴尬地看着叶三江,随后又将目光移到姜晚歌那边,结果莫名遭到这个庐城来的女孩一个白眼,还是极其嫌弃的那种。

    他顿时产生了自我怀疑。

    “二溪姐在庐城生活了这么多年得存了不少钱吧?听说庐城最近几年发展越来越好。”

    堂姐叫叶薇,比叶二溪小了五岁。

    “那肯定得存钱啊,还想着给三江再买套房,一套哪里够。”

    叶二溪面不改色地吹着牛皮。

    叶三江静静听着,姜晚歌突然觉得二溪姐说话时的表情特别嚣张,特别有范儿,看得她还有点小崇拜。

    “存够了吗?”

    “那肯定啊,打算在三江毕业前买吧。”

    叶薇叹了口气:“沪市那边物价太贵,房价也贵,我也想在庐城买房了,买个一套应该也不是问题,二溪姐你现在存了多少钱,我对比一下琢磨琢磨。”

    叶二溪愣了愣,翘起二郎腿:“一两百万吧。”

    姜晚歌突然咳嗽了一声,像是为了掩饰尴尬似的,连忙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她现在算是听出来了,二溪姐是在纯粹地吹牛皮……

    叶三江面色不变。

    叶薇却像是看出了什么,忍不住掩嘴笑着:“一两百万,二溪姐你是在庐城当了大老板吗?对了二溪姐你到底做的什么工作,存款这么多?”

    三叔也忍不住睁大了眼睛,大伯大娘两位坐在一边傻愣愣地听着,一两百万在他们看来像是天文数字。

    这栋二层小楼建的时候也就花了十来万。

    可是叶二溪只是个公司小职员,一月五六千。

    她突然不知道该说自己是什么工作。

    叶三江这时正要拿出手机,叶二溪突然开口。

    “我现在没工作了,我老公是公司经理,他爸是公司老板,前段时间他让我把工作辞了,最近准备要个孩子。”

    叶三江和姜晚歌闻言一愣,同时咽了下口水。

    “二溪姐你结婚了?!”

    叶二溪面不改色地点头。

    “是该结了,二溪长得也漂亮……”

    三叔傻愣愣地看着叶二溪,他突然忍不住问:“你跟你这老公怎么认识的啊?听起来很有钱啊。”

    “他原来是我上司,叫陈上进,还比我小五岁呢,有段时间经常给我又送吃的又送花,因为不好意思单独送我,还把我那一小组的人都送了,然后我就想想,自己年纪也大了,看他也挺老实,面相也不错,干脆试着谈谈,成了就嫁给他。”

    叶薇听傻了,这次倒不觉得叶二溪是在骗人,听起来很真实,联想到叶二溪全身上下透露出来的气质就更加信以为真。

    叶三江默默把手机收了起来,同时在心中喊了一声叶二溪牛逼。

    星标情侣的另一半,陈上进居然还能在千里之外助攻。

    姜晚歌一直在喝水,人有些不淡定,叶二溪的情况她还是比较清楚的。

    叶成和叶薇顿时说不出话了,三叔傻呵呵地笑着,还主动给叶二溪添着茶水,看到姜晚歌杯子空了,也连忙给她满上。
推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