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当加载红娘系统的我遇上分手大师

报错
关灯
护眼
119、我是个不幸的女人!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1月25日,上午八点。

    叶三江和姜晚歌送叶二溪来到小区门口。

    “就送到这吧……口罩戴好啊,往上拉一拉。”

    叶二溪来到叶三江面前,伸手要去扯他的口罩。

    叶三江习惯性地挡住她的手,自己用手往上提了提口罩。

    “那我就不送了?”

    “就这点路还送什么,带着小晚回去吧。”

    叶二溪说完朝后面的姜晚歌笑了下,然后凑近叶三江,小声道:“相处的时候虽说让你主动一点,但也要懂得分寸,知道吗?”

    “我都明白。”

    “嗯。”

    叶二溪像个老母亲似的又抬手整理着叶三江的衣服,其实衣服很平整,她揪了揪,抚了抚,也没改变什么,最后在叶三江肩上拍了一下,叶二溪又看向姜晚歌。

    “小晚我走了哈!”

    “嗯,拜拜二溪姐!”

    叶三江看着叶二溪的背影,身后这时传来脚步声,他扭头,是姜晚歌凑了上来。

    “昨晚在沙发睡得怎么样?”

    叶三江歪着脑袋沉吟片刻:“不怎么样,搂着抱枕还是没搂着你舒服——”

    “就嘴贫吧你。”

    姜晚歌捶了他一拳,又挽着叶三江的胳膊,脑袋靠在他的肩上。

    二人转身朝着小区里面走去。

    “昨晚二溪姐问我,你有没有欺负我,我说没有,还夸你对我可好了。”

    “实话啊。”

    “二溪姐还说我们既然在一起了,就应该相互理解,相互包容,她还说你要欺负我了就给她打电话,她会带着板砖过来拍死你的。”

    叶三江微笑着点头:“嗯。”

    “她说其实也不用担心你会欺负我,因为你是个好男孩,早熟又懂事,从小就明白了很多东西。”

    叶三江愣了一下,继续点头:“嗯。”

    “你姐对你真好,我也好希望有个姐姐。”

    “哪有姐姐对弟弟不好的。”

    “所以嘛,我也想有个姐姐。”

    “以后我姐就是你姐呀。”

    姜晚歌笑着:“嗯,你姐是我姐,然后我爸妈就是你爸妈,我们就是一家人。”

    叶三江被她的公平分配逗笑了。

    “姜叔昨天给我发了一千块的红包,说是压岁钱。”

    二人走进了电梯里,叶三江顺便按了楼层。

    姜晚歌拿出手机,另一只手依旧挽着叶三江的胳膊:“这么多啊,既然是我爸给你的那你就收着吧。”

    “收了,脸皮厚着呢。”

    “咦?叶三江。”

    “怎么了?”

    “期末成绩出来了!”

    叶三江挑了挑眉,立即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

    果然,李晴在班群里转发了两个表格文件。

    “这学校还挺有想法,在大年初一的时候发成绩表。”

    姜晚歌扯了扯嘴角:“还好我爸妈不在。”

    她快速翻着表格,脸上阴晴不定。

    叶三江看了一眼,自己的每一门大概都保持在了八十分左右,和自己预估的差不多。

    还真不容易啊,对不爱好学习的大学生来说,六十分就是天。

    咦……

    姜晚歌组胚48分。

    叶三江悄悄扭头,姜晚歌仔细地盯着手机屏幕,表情果然变了,片刻后她委屈地看着叶三江,眼神已经表达了一切。

    “没关系,还有补考机会。”

    “可我挂科了……”

    “假期好好看看,开学补考就行了。”

    “我挂科了……”

    “我挂科了……”

    她絮絮叨叨着,行尸走肉似的,两根眉毛都耷拉了下来。

    “叮!”

    二人走出电梯,姜晚歌哭丧着脸开门,整个人瘫软无力地倒在沙发上,她拿出手机继续看着,叶三江盯着她的表情,莫名想笑,不过还是憋了回去。

    “叶三江……你为什么每门都过了啊?”

    “我也在看书啊,回寝室也看。”

    姜晚歌闻言突然坐直了身体,眉头竖着。

    “你是不是不够爱我?”

    这……这这这话题拐的弯是不是稍微大了点啊?!

    叶三江一愣:“我……我爱啊!”

    他故意做出一副慌张的表情坐在姜晚歌旁边,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脸,嘴巴凑上去在气鼓鼓的腮帮子上亲了一下,姜晚歌貌似还不领情,叶三江就搂着她,又亲吻了下她的头顶,头发香喷喷的。

    “怎么能这么说呢?你是我的小宝贝,我爱你胜过一切,我对你的真心天地可鉴……”

    “yue——我要吐了。”

    姜晚歌在叶三江怀里作呕吐状,叶三江低头看了一眼,忍着笑,手动把她的嘴巴合了起来。

    “我在表达真心的时候能不能尊重我一下,嗯?”

    姜晚歌不说话,撅着小嘴,一脸郁闷地将脑袋枕在叶三江脖子上。

    她已经脱离好学生的队伍了。

    貌似从大一开始就已经脱离了,但是挂科像是导火索,把姜晚歌的忧虑一股脑地炸了出来。

    “不开心?”

    “是!”

    “亲亲就开心了。”

    叶三江拖起她的下巴,在粉嫩的小嘴上嘬了一口,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触感软弹和果冻一般。

    叶三江爱不释口。

    “心情不好不想亲。”

    姜晚歌轻轻推开他。

    “你书带了吗?”

    “带了。”

    “那不就说明你早有预料了,我就一本没带。”

    “可是知道了结果还是很难过嘛!”

    叶三江笑了一声,后背靠在沙发上,他携着姜晚歌的腋下将她抱了起来,裹着黑色长袜的双腿顺势跨坐在了叶三江身上。

    “抱抱就不难过了。”

    “不信。”

    姜晚歌笑着,下巴搭在叶三江肩膀上,她依旧嘴硬:“还是难过。”

    “那就拍拍背。”

    叶三江轻轻拍着姜晚歌的背,频率很规律,动作很轻柔。

    “叶三江你好像个妈妈,和妈妈安慰小时候的我一样。”

    “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小孩子,没区别的。”

    “嘁,这是说我幼稚还是不懂事?”

    姜晚歌玩着叶三江的耳垂,又说:“老实说你是不是昨晚没跟我睡,今天就想我了?”

    “是,想得很。”

    “有多想?”

    “emmm……有多想啊……”

    叶三江望着阳台那边湛蓝的天空,突然提议:“我们今天要不要出去玩啊?”

    “大年初一有什么地方可以玩的,而且好多地方都关门了,电影院都关了,本来还想看唐探三的,刘昊然好帅……”

    “你不觉得你这句刘昊然好帅接的很突兀吗?”

    “怎么?吃醋了?”

    “那犯不着,人家就算是明星,也抢不走我的女朋友。”

    “瞧你小肚鸡肠的。”

    姜晚歌偷笑。

    “我喜欢张子枫。”

    她一愣,扶着叶三江的肩膀坐了起来,面无表情:“你是在故意怼我上一句话吗?”

    叶三江咽了咽口水:“我说的……很突兀吗?”

    “非常突兀,你故意想气我啊?”

    “你气了?”

    “当然没!关我屁事!”

    姜晚歌从叶三江腿上起了身,甩着胳膊走进了房间,没听到关门声,叶三江伸长脖子:“你干嘛去啊?”

    “雨你无瓜!”

    没一会儿她又走了出来,手里拿着组胚书,来到沙发边上时故意踢了一下叶三江的腿。

    “从现在开始不许说话,我要背书了!”

    她绷着小脸,指着叶三江嘴巴。

    “好的。”

    叶三江沙发上起身,来到了阳台上,身后并没有响起背书声,他回头看了一眼,姜晚歌连忙低头看书。

    “幼稚……”

    叶三江撇了撇嘴,望向窗外,路上车很少,三两个人在道路中央行走,小得跟个蚂蚁似的,叶三江猜想他们应该也戴着口罩吧。

    这个年确实有些特殊啊。

    第一次看到春晚是没有现场观众的。

    突然,叶三江视线一移,看到了一条白色的猫尾巴。

    “是那个!是那个!那个小猫!”

    身后突然响起一阵女孩的惊呼声,叶三江扭头:“你特么不是在背书吗?”

    “要你管!”

    姜晚歌撅着小嘴挤了过来,看到外面的景象后她急得跳脚:“让它进来!让它进来!”

    窗户其实是开着的,但外面有一层纱窗,小白猫踩在瓷砖上来回踱步,还直立起了身子,前爪的两片小梅花搭在纱窗上,喵呜地叫着。

    “这纱窗能打开吧?”

    “没开过,应该能吧……”

    叶三江使劲扳着,刺耳的声音响起,小猫咪向后缩了缩身子,纱窗总算开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缝隙。

    小猫咪像是理解里面的两个人类想表达什么,它的身体很软,脑袋钻进来后余下的身体就和水一般滑了进来。

    它跳到了姜晚歌的臂弯里,又差点掉下去,小爪子扑腾了几下才踩稳。

    “小心它咬你!”

    “它可你比你乖多了!”

    叶三江回头看了几眼,这才把纱窗重新关上,看来确实不经常打开,下面生了一层锈。

    “好小的猫,怎么会在二十层楼上流浪?”

    “是只小奶猫呀~”

    姜晚歌的声音突然温柔得不像话,叶三江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

    小白猫前面的两只山竹各搭在她的两根食指上,喵呜的叫声像是婴儿一样。

    “我们这又没吃的,你把它放进来了,给它吃什么?”

    “吃奶。”

    “你有奶吗?”

    姜晚歌闻言瞪了他一眼,似乎觉得瞪眼不足以表达自己的无语,她又捶了叶三江一拳。

    “刚搜了一下,可以喂羊奶粉。”

    “在哪买?”

    “快递估计不行了,超市的话感觉不会卖这玩意儿吧,不过喂米粥之类的流食好像也行……”

    叶三江继续翻着手机。

    “行啊,家里有米。”

    叶三江又放下手机:“不过……我还是觉得把它放出去吧,万一它只是从谁家里偷偷跑出来的……你说对吧?”

    姜晚歌继续玩着小白猫的两只爪子:“说的也是哦,那我们把它放回原处?”

    “嗯。”

    “但是纱窗别关,万一它真的没主人的话,又想回来了,还能进来。”

    “嗯。”

    两人把小白猫放出去的时候它快速踩着瓷砖离开了,头都没回。

    叶三江回头一看,姜晚歌的表情像是痛失了心肝宝贝一样难受。

    ……

    “没天理!才大年初一我就这么倒霉!先是挂了科!又是小猫离我而去!”

    姜晚歌躺在沙发上扑腾着两条被黑袜包裹的长腿,她坐起来偷偷瞄了眼厨房里的叶三江,又继续躺下哭喊:“还要被叶三江这个坏蛋欺负!”

    “我是个不幸的女人!”

    “别他娘的废话!端菜!”

    “哦哦。”

    叶三江选择性地热了两盘昨晚的年夜饭,一荤一素,昨晚基本没动过。

    “今天争取把这两样菜吃完,吃一点少一点,那么多菜也不知道会不会放坏。”

    姜晚歌不老实地蹲在沙发上,她咬着筷子偷看叶三江,宽大的卫衣把两条黑袜长腿也包裹了进去,只露出一双并在一块的脚丫,脚趾头还在沙发边缘乱动着。

    “你和二溪姐以前不都吃完了吗?”

    “但是这次的菜比以前多多了。”

    姜晚歌咬着筷子傻呵呵地笑:“因为二溪姐喜欢我。”

    叶三江瞄了她一眼,突然感觉姜晚歌看起来不聪明了。

    “你不怕掉下来吗?大门牙再磕茶几上,牙没了的话很丑的。”

    “怎么可能!”

    她说完挑衅似的夹着菜,手臂伸得老长。

    叶三江去厨房里拿了个碗,回来的时候姜晚歌悄悄地坐了下来。

    两人吃着吃着,阳台那边突然传来喵呜一声,他们一齐扭头,一个白色的小奶猫从纱窗的缝隙里挤了进来。

    它像是找妈妈似的爬到了姜晚歌的腿边,用白色的毛发蹭她的黑袜,小爪子还攀了上去,四肢抱着姜晚歌的小腿,粉色的舌头舔着袜子。

    果然小猫就能无所顾虑地这么做,叶三江盯着看了一会,突然想到自己做这个动作可能会被姜晚歌直接一脚踹开,然后再骂一声变态。

    “它真的来了,好可爱啊,这小猫是公是母啊?”

    “这么色应该是公的吧。”

    叶三江说完揪着它的后脖颈提了起来,小猫咪喵呜一声像是被扼住了喉咙,动弹不得。

    “好像是母的……”

    叶三江面无表情,因为没看到jj。

    “正好我煮了米粥,给它盛一小碗。”

    “嗯。”

    叶三江回头瞄了一眼,简直操碎了心:“你把饭吃了再和它玩!”

    “不急。”

    叶三江站在原地深吸口气:“信不信你玩结束了就不想吃饭了,菜又得剩着,到时候你吃还是我吃?”

    “你吃!”

    “不吃,扔了。”

    姜晚歌翻了个白眼,继续和小猫玩耍。

    叶三江把米粥倒进了一个小碗里,感觉有点烫,边走边用嘴巴吹着。

    来到客厅后他突然愣在原地。

    小猫爬到了姜晚歌的胸上,在那两座山丘之上跳来跳去,姜晚歌还伸出两只手护在一边,怕它摔下去。

    我靠……我叶某人都不曾这么潇洒过。

    叶三江想了想,继续掏出手机,在搜索框内输入。

    “如何辨别小奶猫的公母?”

    他怀疑自己刚刚的猜测是错误的。
推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