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当加载红娘系统的我遇上分手大师

报错
关灯
护眼
124、班级视频会议社死现场【4k,第一更】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那就这样,三江记得出门一定要把口罩戴好,回到家也要记得洗手消毒,你出去指不定手就碰到什么了,你自己也没意识到。”

    刘雅丽:“听你姜叔的,现在这新增太恐怖了。”

    叶三江点头,声音低低的:“会的,您二位放心吧。”

    “嗯,我待会再跟你姐姐通个电话。”

    姜尚言觉得叶二溪虽然是晚辈,但毕竟是叶三江的姐姐,有必要说一下。

    叶三江表情变了变,他一边点头一边切出屏幕,先给叶二溪发消息事先提醒一波。

    “三江,那你就先休息吧,我们再跟小晚叮嘱叮嘱。”

    “嗯,姜叔刘姨再见……小,小晚再见。”

    姜晚歌扯着嘴角,对着屏中屏晃了晃小手:“三江再见。”

    叶三江关掉手机,人瘫软在床底。

    地板这么凉真会冻得感冒也说不定,毕竟现在身上就一件秋衣秋裤。

    他想了想,在床底下调转了一个方向,从另一边爬了出去,然后脑袋悄悄抬到床面以上。

    姜晚歌正举着手机,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她看到叶三江的时候陡然精神,并且忐忑起来,不断地朝着叶三江挤眉弄眼。

    被爸妈发现叶三江在自己房间里身上还穿得那么少……死倒是不会,没脸见人是真的。

    叶三江胳膊捂紧身体,原地踏步了两三下,用肢体语言表明自己有点冷。

    姜晚歌傻乎乎地点头。

    于是他悄悄伸手把床尾的衣服抱了起来,然后立即跑到客厅。

    姜晚歌见状松了口气。

    “自己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无论什么时候都要记得把门锁好,特别是晚上睡觉前,窗户的话……这二十几楼应该没啥问题……”

    “有事情的话要第一时间通知爸爸妈妈,保安室电话也得记着,外面有人敲门不认识的不要开……”

    好啰嗦……姜晚歌心里想着,有叶三江在的话这些安全隐患她从未认真考虑过,不过她仍旧点头当作回应,只是有些敷衍。

    姜尚言皱眉:“唉,爸妈在外面怎么都不放心,闺女啊,后面要给你发消息看到了就得回,不要拖,爸妈收不到回应会胡思乱想的,会担心的,知道吗?”

    ……

    叶三江等待的时候躺在客厅沙发上,躺了一会儿就睡着了,还是姜晚歌出来把他拍醒。

    “电话打完了?”

    “嗯。”

    姜晚歌绕了一圈也躺在了沙发上,窄窄的沙发上两人面对面侧躺着,她像个孩子似的缩在叶三江怀里。

    “爸妈说后面一星期至少要给我打两次视频电话。”

    叶三江搂着她,姜晚歌身上比他暖和多了。

    “关心女儿很正常,我女儿要跟你一样漂亮,让她一个人待家里我也不放心。”

    “那如果有男朋友过来陪你女儿呢?天天晚上睡一张床的那种。”

    姜晚歌说完抬起脑袋笑着看向叶三江。

    “那我可能会掐死他。”

    “哈哈哈……你怎么能这样?你是女儿奴吗?我觉得我爸爸应该不会掐死你,但是心里肯定不舒服。”

    “姜叔是个好人。”

    “还没见过给女朋友爸爸发好人卡的。”

    “……”

    ……

    晚上七点半。

    姜晚歌早早就化了一个漂漂亮亮的妆,她拿着手机,看着叶三江迟疑片刻后开口。

    “你在客厅吧,我在房间里!”

    “嗯。”

    分配好后,叶三江复制了班群里发的视频会议号,然后点开早已下好的软件。

    一个个画面窗口弹了出来。

    都是同班同学好奇又略显拘谨的面孔。

    叶三江看了眼自己的视频画面,颜值的话,还算在线,就是这视频效果确实不行,详情可参考微信视频电话。

    大家的颜值仿佛都下降了一个档次。

    视频里男生们坐得端端正正,几乎都把正脸露了出来,女生们脸上大多数都化了妆,但有的却故意只露出一只眼睛或半张脸。

    叶三江看到张古应一直在对着镜头拨弄自己的头发,他作为团支书,此次充当了视频会议的主持人。

    叶三江觉得大家应该都在翻看着其他同学的视频画面,因为他就在,他在寻找姜晚歌。

    房间里的姜晚歌也正在找叶三江,两人在这方面还真是心有灵犀。

    很快,叶三江眼前一亮,自己的女朋友果然是人群中的一朵花,就算这视频效果拍出来的效果很差,姜晚歌在里面也依旧美美的。

    她的脑袋离镜头稍远些,这样就会显得脸小,这方面姜晚歌加了点心机,因为叶三江说她最近脸吃圆了,别的女生也只露出半张脸,避免暴露了脸型上的缺点。

    只是大家的表情都一样很拘谨,动作也很不自在,谁知道会不会有哪个同学正在盯着自己的画面看。

    张古应:“还差五人,李晴你看看谁没上线,群里通知一下。”

    “嗯。”

    叶三江看了眼底部,自己的麦克风是关着的,不过可以手动打开。

    “这些都是你们班同学吗?”

    “嗯。”

    这时一个对话突然从手机里传了出来,大家的耳朵纷纷竖着。

    “诶?这个男生叫什么名字?长得还挺帅的。”

    “叶三江。”

    “他家哪的啊?”

    “好像就是庐城的吧。”

    叶三江有些尴尬,又觉得好笑,姜晚歌顿时睁大了眼睛。

    声音是张娜的,张娜的麦克风不知道怎么回事打开了,很显然此刻的她并不知情。

    “他有女朋友吗?你同学都这么帅你也不下手,庐城离我们这也挺近的,你俩要在一起了见面还方便。”

    “哎呀我的妈,他有女朋友……”

    “有女朋友!长啥样?”

    “喏,就这个。”

    “一个班的啊!哎呦,这女孩长得还真好看,人家都咋长得啊,她妈是不是也挺好看?”

    “……没见过她妈,她是我室友。”

    “哪个室友?我上次送你到寝室见到的那个吗?”

    “不是,那个叫吴倩倩,这个叫姜晚歌。”

    “哎,郎才女貌啊,那你别想了,人家女朋友这么好看,看不上你也正常。”

    “我丑还不是怪你。”

    “不怪我,怪你爸。”

    张古应:“这个……大家的麦克风都记得关一下,我和李晴的开着就行了,待会开会要讲讲事情,需要大家保持安静,过程还要录屏跟截图。”

    场面瞬间寂静。

    叶三江看到张娜的麦克风光速点了关闭,画面中许多同学都露出了笑容,还有一些人直接没了,估计正躲镜头外面捧着肚子大笑着。

    “哈哈哈!太绝了!笑死我了!”

    姜晚歌突然从房间门口探出脑袋大笑着,叶三江一抬头,她又跑回了房间,只听到一阵渐渐变得微弱的鹅叫声。

    张娜已经寝室群里疯了。

    社死的她不停地发着各种表情包以表达自己崩溃的心情。

    但是没人回应,因为另外三位室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种情况确实让人尴尬。

    张娜:@全体成员,你们快回应我一下,不回应我要死了,可恶,你们是不是都在笑!

    吴倩倩:要不,开学换个专业?

    张娜:呜呜呜,救命!

    李晴:开学可能要延迟了,这次开会差不多是这个内容。

    吴倩倩:好耶!

    张娜:死刑缓刑。

    姜晚歌:。。。

    张娜:@姜晚歌,晚歌,我要死了。

    姜晚歌:这……没事的,意外嘛。

    大概又过了几分钟人才来齐。

    开会的内容确实是开学大概率会延迟的消息,还有补考也许会在线上进行,这让姜晚歌瞬间精神高度集中了起来。

    张古应:“大概就这些内容,班长还有要补充的吗?”

    李晴:“这段时间大家尽量不要外出,地理位置改变的话需要找我填写表格,另外如果家有在冀省的,会议结束后私聊我一下。”

    李晴:“没了,就这些。”

    张古应:“那好,现在我开始截图,大家都把脸完整地露出来,这都是学校要求的。”

    叶三江这时看到班里的一个女生默默露出全脸,但是头发炸得跟被电击了似的,现在表情尴尬极了。

    张古应又撩了撩额前的头发,撩到自己满意时露出微笑。

    小眼睛的男生睁大眼睛,笑起来好看的女生微笑着露出牙齿。

    姜晚歌露出梨涡,叶三江盯着她的画面面色温和。

    张古应:“好了,明天记得准时上线,以后这个视频会议每天都要进行,散会吧。”

    视频画面迅速减少。

    姜晚歌一秒破功,嚷嚷着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叶三江!做饭做饭!我快饿死了!”

    ……

    2月10日。

    下午三点。

    姜晚歌坐在客厅里啃着苹果,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她拿起来看了一眼,然后面无表情地对叶三江晃了晃。

    “那我去房间里待着。”

    “嗯,好了叫你。”

    姜晚歌接通视频。

    “哈喽,姜先生刘女士。”

    姜晚歌半躺在沙发上,眼睛没盯着手机屏幕,正一边啃着苹果一边看着电视。

    “在干嘛呢?”

    “看电视。”

    “三江呢?”

    “两小时前就回家了。”

    刘雅丽:“中午吃的啥?”

    “你审问犯人呢……”

    姜晚歌翻了个白眼:“小鸡炖蘑菇,西红柿炒鸡蛋,豆角炒肉。”

    姜尚言这时挤进镜头里,先是打量了姜晚歌几眼,确定宝贝女儿没啥问题后开口:“生活费还够不够?”

    “够。”

    “学校那边是不是准备上网课了?”

    “是啊,爸爸。”

    “没书怎么办?”

    “听说要邮递过来。”

    “那学校有说要延迟开学到什么时候吗?”

    “好像就延迟半个月吧,不确定,到现在一直没准确消息,我们班长说等通知。”

    “你这阳台上晒得谁的衣服?”

    话锋突转。

    刘雅丽突然凑近镜头,姜晚歌瞪大眼睛,下意识地移动脑袋挡住,但这个举动却让娘亲大人眯起了眼睛,怀疑心更重。

    她表情严肃道:“姜晚歌,把脑袋移开。”

    姜尚言:“怎么了?”

    刘雅丽:“阳台上有晒男人的衣服,你让闺女把脑袋移开。”

    “怎么回事?你把镜头对着阳台给爸爸看看。”

    姜晚歌僵硬着脖子回头看了一眼,叶三江的衣服正挂在那享受着日光浴。

    这波,大意了……

    她默默移开脑袋,从手机屏幕上移开视线往前方看了一眼,叶三江这时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目光也望向了阳台上挂着的衣服。

    姜晚歌解释着:“呃……那是叶三江的衣服,他身上不小心撒了汤,我就让他脱下来洗了洗。”

    刘雅丽视力很好:“那怎么还有一件平角裤呢?你这什么汤啊?渗透力这么厉害?”

    气氛本来还挺紧张的,叶三江却被刘雅丽最后一句话逗笑了。

    姜晚歌见状瞪了他一眼,她现在忐忑极了,叶三江竟然还有心情笑。

    她快速想了想,撒谎着。

    “那是爸爸的!我把你们衣柜里的衣服都翻出来洗了洗!可能……那个裤子忘收了,没看到。”

    “我的?”

    姜尚言的声音明显有些惊疑。

    刘雅丽:“我怎么不记得你有那件?”

    姜尚言:“我也……不太记得。”

    姜晚歌咬了一口苹果,小声哔哔:“记性那么差,离老年痴呆不远了……”

    “你这孩子怎么跟你爸妈说话呢?!”

    姜晚歌继续小声哔哔:“谁让你们一天到晚疑神疑鬼的,就跟我在家养了男人一样。”

    “你能养好自己就行了,还养男人。”

    刘雅丽继续泼冷水,不过节奏显然被姜晚歌重新拉了回来。

    “没事就挂了,我要看电视了。”

    “别光看电视,在家也要学习知道吗?”

    “知道了知道了。”

    她说完关上了视频。

    然后瞪着叶三江。

    “你刚刚还笑!”

    “呃,你妈太逗了。”

    姜晚歌气呼呼地咬了一口苹果,叶三江坐下时她把小腿搭在他的肩膀上,脚往他脸上踩。

    叶三江转身,把她那条腿抗在肩上,裙子都落了下来,露出被连体黑袜包裹的下半身。

    姜晚歌已经不介意了,她跟个小仓鼠似的咀嚼着嘴巴里的苹果,笑意盈盈地看着叶三江朝自己靠近。

    “苹果给我咬一口。”

    “没有你的份。”

    “不给就挠你痒痒。”

    “好吧好吧。”

    姜晚歌咬了一大口,像昔日叶三江故意逗她的那样。

    “但是你得吃我嘴里的这块。”
推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