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当加载红娘系统的我遇上分手大师

报错
关灯
护眼
127、盖亚!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叶三江靠在沙发上,回头望了一眼,客厅里的灯光有些暗,房间里的光线倒是炽亮,把门口的光滑瓷砖照得反光,门是敞着的,那是姜晚歌给叶三江留的门。

    沉默的盟主:我懂她的,其实。

    傻媳妇:嗯,我相信。因为我觉得我男朋友应该也很懂我,所以平时夸不夸他也无所谓了,相处久了,情侣之间其实不用开口也能知道对方想要表达什么的。

    傻媳妇:总而言之,我大概知道了,所以您打赏这本书,是因为书里的内容几乎是您生活的写照是吗?

    沉默的盟主:差不多,看书的时候就像是从另一个角度在观察我的生活,很奇妙。

    叶三江大概能猜出这本书都在讲什么。

    傻媳妇:那还真是有缘。

    傻媳妇:不过请容我冒昧地问一句,您也天天想着和你女朋友做那种事吗?

    “咳咳咳!”

    叶三江捂着嘴巴,差点被自己倒流的脑脊液呛到。

    这话题转的让人措手不及。

    所以这本书里到底写了什么?!

    什么鬼啊!

    这尼玛都不封?

    也许是看沉默的盟主真的沉默了,姜晚歌立即发了条消息。

    傻媳妇:对不起对不起!是我问的太直白了,您,,您就当我的脑回路不太正常吧……我男朋友也经常这么说我,实在抱歉!

    发完这条,姜晚歌把上一条消息撤了。

    “叶三江!你干嘛呢!再不进来你就睡客厅吧!”

    房间里的姜晚歌突然吼了一句。

    这绝逼是把对自己的无语转换成怒气发泄在了叶三江的身上。

    沉默的盟主:没事。

    傻媳妇:抱歉!那就打扰了,您休息吧!

    沉默的盟主:嗯。

    “你吼那么大声干嘛!来了!”

    叶三江拿起手机,刚进房间就被坐在床上的姜晚歌用手机指着。

    “你今天又不洗澡!”

    “前天刚洗。”

    “明天再不洗就别上床了。”

    “那明天洗。”

    “……”

    叶三江完美地卡了一波bug。

    他脱掉衣服后钻进被窝,目光忍不住往床头柜那边看了一眼,抽屉里的小盒子自放进去后就再没动过了。

    而且自己这几天也没提过跟这方面有关的东西啊,顶多就是摸摸胸摸摸腿。

    那姜晚歌为什么会提到“男朋友天天想那种事”,叶三江突然不理解了。

    难道是因为她在小说里开了很多的车?正巧碰到盟主说他的生活跟小说高度相似?

    “离我这么远干嘛?”

    姜晚歌侧过身看叶三江。

    “呃,这不没洗澡嘛,全身上下都是过期的味道。”

    “我闻闻。”

    她说完爬了过来,双手攀上叶三江的脖子,精致的小鼻子在叶三江衣领上嗅了个遍。

    几秒钟后,姜晚歌抬起脑袋俯视叶三江,认真地做出评价:

    “快过期了,但没过期,还凑和。”

    她说完就把脑袋枕在叶三江胳膊上,舒服地闭上双眼:“睡觉。”

    叶三江低头看过去,姜晚歌却又突然睁开双眼。

    她似乎有些困了,张开嘴巴打了个哈欠,从这个角度能看到她粉色的舌头在嘴里舒张。

    “明天再不洗澡就让你睡客厅……”

    这句话软软糯糯的,像梦中的呓语。

    叶三江侧了个身:“好啊,避免明天突然不想洗澡无奈睡客厅,今天先搂个够。”

    姜晚歌上面是真空的,搂起来很舒服,不过叶三江还是喜欢从后面搂着她睡觉,这样手是自由的,想摸哪摸哪,而且这个姿势睡觉两人都舒服。

    所以叶三江把她翻了个身。

    ……

    早上从摸馒头开始醒来。

    叶三江睁开迷迷糊糊的双眼,手掌从香香软软的馒头上拿开,他打开自己的手机发了截图,顺道又打开姜晚歌的手机帮她发了截图。

    等待了一会儿后进入课堂,叶三江先给自己签了到,然后又给姜晚歌签到,随后继续躺下。

    上了一个多星期的课,两人逐渐形成默契,星期二和星期四早上的课可以不听。

    叶三江刚把手掌继续放在馒头上,准备睡个回笼觉,突然听到一阵突兀的声音。

    他疑惑道:“好像有人敲门。”

    姜晚歌依旧在打呼。

    叶三江便没在意,继续把脸埋在姜晚歌的头发里,摸着馒头。

    姜晚歌嘴巴里嘟囔了一两句外星语,皱眉推开叶三江的手。

    声音突然又变大了些,叶三江抬起上半身,侧着耳朵朝向门口的方向。

    敲门声闷闷的,但的确是有人敲门!

    卧槽!

    “快醒醒!快醒醒!”

    叶三江携着姜晚歌的腋下把她上半身从床上托了起来,用力摇着,结果她还是没点反应,身体软得跟没骨头似的,脑袋耷拉着,披头散发得像是贞子。

    “醒醒啊姑奶奶!你怎么还在睡啊!”

    “叶三江你要死啊……”

    “有人在敲门,你再不醒咱俩都要死了!”

    姜晚歌的脑袋哧溜一下抬起,她向后撩着头发露出白皙的额头,随后扭头看向房间门口,安静片刻后,果然听到了声音。

    敲门声变成了踹门,杂乱无章的,时不时还有女人的呵斥声。

    “谁?”

    姜晚歌慌了,看着叶三江。

    叶三江见她这副样子更慌:“你问我我问谁?”

    他迅速冷静:“这样,你先出去看看,如果来的人不会待上多久,我就在你房间里藏着,如果是短时间内走不了的……就先看看,我视情况出来。”

    “好,不过你得在房间门口看着我过去,我也不知道是谁,万一是坏人呢。”

    姜晚歌犹犹豫豫地穿鞋。

    “好,我看着你。”

    “嗯。”

    她踩着拖鞋来到门口,先用猫眼往外面看了一眼,随后转身像是松了口气似的,朝叶三江摆了摆手。

    叶三江点头,缩回脑袋。

    “嫂子你们怎么来了?!”

    门外站着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还有两个小孩,两个小家伙都昂着脑袋,脸上戴着大大的口罩。

    “姑姑刚睡醒!”

    小男孩指着姜晚歌回头跟妈妈说着。

    “小晚刚起床啊?”

    “差不多,你们怎么进来的?小区给外面的人进吗?”

    “报上户主名字,测个体温就没事了,那小保安年轻,也好说话。”

    “哦哦。”

    姜晚歌看着两个孩子在房间里乱跑,小男孩咿咿呀呀地要跑去自己房间,她立即睁大眼睛上去把他抱住,小女孩只是站在一边眼巴巴地看着。

    “乐乐想姑姑没?”

    “想了!”

    姜晚歌笑着,又扭头看向小女孩:“可可呢?”

    小女孩只看着她不说话,姜晚歌就摸了摸她的脸蛋,眼神不经意地往自己房间看了一眼。

    她拿出手机打字。

    傲娇女友:我二嫂,大伯的儿媳妇,两个小家伙是她的两个孩子,二嫂跟我关系还挺好的,你出来其实也没事。

    变态男友:收到,不过先看看情况吧。

    “小晚,麻烦你个事呗。”

    二嫂叫陈佳,长得柔柔弱弱的,两个孩子都上幼儿园了,可是她容貌看起来依旧很年轻,她跟二堂哥是高中同学,姜晚歌很早就认识了。

    只是姜晚歌觉得她今天脸色有些憔悴。

    “啥事,对了嫂子你吃过早饭了吗?”

    “没,不吃了。”

    “啊,行……”

    姜晚歌突然间想到自己也不会做早饭,她敲鸡蛋会把蛋壳都敲进锅里。

    “就是能不能麻烦你先照顾下这两个孩子,等我和你哥那边的事忙完了再把他们领回去。”

    姜晚歌有些惊讶,这才看到陈佳身后拖着两个大行李箱。

    她犹豫地开口:“大伯就在庐城呢,你们不知道吗?”

    “知道,事情是这样的……”

    陈佳的脸色有些难看:“你哥的饭店,刚开业没几天……碰上了这个,所以不太好回家,你懂吧,他跟你大伯现在关系挺僵的。”

    姜晚歌一愣:“亏了是吗?”

    “嗯,亏很多,所以这几天只能麻烦你了。”

    “行!没关系的嫂子,你放心吧。”

    姜晚歌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作为一个学生唯一受到的影响也只是开学延期而已。

    “妈妈!妈妈!抓到一个坏人!”

    小男孩乐乐突然扯着叶三江的衣角把他从房间里拖了出来,小女孩可可顿时吓得躲在妈妈身后,一双大眼睛偷偷打量叶三江。

    叶三江表情狰狞,这熊孩子刚刚突然窜出来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陈佳这时看了过来,叶三江立即在脸上露出笑容,还好刚刚在房间里衣服都穿好了,不至于太过社死。

    “他是……叶三江?”

    姜晚歌尴尬地点头,脸跟着红了。

    “还真是,我在群里见过他照片。”

    “二嫂好!”

    “你好你好……”

    陈佳好奇地打量着叶三江,又看了眼姜晚歌,顿时明白了一切,但她没说什么,只是笑笑。

    叶三江打完招呼低头一看,这小男孩突然朝着妈妈那边跑去。

    “妈妈!我的刀呢!给我刀!”

    乐乐说完要去开行李箱,可是拉不动拉链,小脸憋的通红,小女孩可可躲在妈妈身后看了一会,果断跑出来去帮弟弟拉拉链,姐弟俩同仇敌忾。

    “他是你们姑父,叫姑父。”

    姜晚歌闻言脸红得像血,拘谨地站在原地抠着手指,头发乱糟糟的。

    叶三江连连摆手:“不用不用!叫叔叔就行,啊不是,叫哥哥就行,算了,随便叫吧……”

    他好绝望。

    陈佳笑了一声,又看了姜晚歌一眼。

    乐乐昂起脑袋,唾沫横飞:“妈妈,老师说男子汉大丈夫,看见坏人要挡在姐姐的面前!”

    “他是你姑父。”

    “妈妈给我刀,我拉不动这个东西,姐姐也拉不动。”

    “你个傻孩子,他是你姑父。”

    “姑父是什么东西?”

    叶三江抽搐着嘴角。

    陈佳不好意思地解释着:“两个孩子才五岁,上幼儿园……”

    叶三江笑着:“没事的。”

    他见姜晚歌没半点反应,又伸手戳了戳她。

    姜晚歌激灵一下,突然开口:“他是叶三江,在这住了几天,但我们不睡一块!”

    “你们小年轻的事,你们自己看着来就行,我就先走了,你哥那边还忙着呢。”

    “嫂子再见。”

    “妈妈!”

    姐姐可可追了上去,可是陈佳已经把门关上了,她就伸出两只小手拍着门,一边哭一边喊着妈妈,然后回头害怕地看着叶三江。

    乐乐还在拉行李箱的拉链,一边拉一边嘟囔:“可恶,我为什么拉不开,那我拿什么打坏人。”

    “你这里面真有刀吗?”

    叶三江蹲在他旁边。

    “当然!啊坏人!”

    乐乐尖叫一声,立即跑过去抱住姜晚歌大腿。

    姜晚歌艰难地挪动步子来到可可身边:“可可别怕,妈妈过段时间就接你回去了,而且那个……那个哥哥不是坏人。”

    “妈妈!”

    可可张大嘴巴哭喊着,完全听不进去,眼泪哗啦啦地流。

    乐乐有姜晚歌站在旁边,顿时有了底气,他双腿岔开,两只手攥着拳头,小脸上的表情严肃又认真。

    “你不要嚣张,等我变身,你就完了!”

    叶三江往他那边走了几步,乐乐又吓得抱住姜晚歌大腿,但是嘴里依旧放着狠话。

    “变身?变成谁?”

    “盖亚!”

    叶三江憋笑:“这么巧,我是迪迦。”

    乐乐表情瞬间变了。

    他郑重其事地开口:“可是迪迦不是坏人。”

    叶三江无奈地摊手:“所以我不是坏人啊。”

    “姐姐,他不是坏人,相信我。”

    乐乐回头看可可。

    可可懒得理他,依旧撕心裂肺地哭着:“妈妈!”

    “我姐姐是人类,我们奥特曼不能欺负人类。”

    姜晚歌:“……”

    叶三江点头,他走过来笑着抬起拳头,乐乐见状也抬起自己肉乎乎的小拳头,和叶三江碰撞了一下。

    “你好,迪迦。”

    “你好,盖亚。”

    叶三江突然迷惑地看向姜晚歌:“难道现在的小孩不是都在看小猪佩奇吗?”

    “我这侄子不是一般的小孩,两个行李箱,其中有一个行李箱装的大概都是他的玩具,我猜是这样。”

    姜晚歌说完去开行李箱,准备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想,可可这时睁开眼睛,看见姜晚歌离远了,便吸着鼻子,张开双手跑过去继续抱着姜晚歌的大腿,酝酿了一会接着哭:“妈妈!”

    “还真是。”

    密密麻麻的玩具装了一整个行李箱,乐乐见状立即跑过去,从里面翻出神光棒,然后递给叶三江。

    “迪迦,这是你的。”

    叶三江面无表情地接过。

    可可这时哭声弱了下来,她从众多花花绿绿的塑料玩具里拿出一个毛绒小熊,很喜爱地抱在怀里,随后继续抓着姜晚歌的衣角大声哭着:

    “妈妈!”

    “盖亚!”

    乐乐拿了一个三角形的变身器开始变身。

    叶三江去抽了几张纸递给姜晚歌:“给她擦擦吧,这是妹妹还是姐姐?”

    “姐姐,叫姜可,那个正在变身的是弟弟,叫姜乐。”
推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