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当加载红娘系统的我遇上分手大师

报错
关灯
护眼
129、因为我们是夫妻,就像可可的爸爸妈妈一样
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架
    浴室里响起水声,还有姜晚歌说话的声音,尽管闷闷的,可腔调里还是能听见她并不常见的温柔。

    可可确实很听话,听话又可爱的孩子却避免不了让人欺负,叶三江突然觉得自己小时候就是这样。

    不过十岁那年,有没有人欺负他叶三江都觉得无所谓了,因为生活中的一切仿佛全都变成了灰色。

    可是现在回忆起来,叶二溪和姜晚歌却依旧是彩色的,这两个女人的笑容就像是彩虹糖,尽管记忆初尝苦涩,回味时心里也会觉得甜甜的。

    “你是迪迦吗?”

    绕着叶三江“飞行”的乐乐突然停了下来,他来到叶三江身前昂起脑袋。

    “我是。”

    乐乐小脸上没什么反应,仿佛刚刚那句话不是经过脑子问出来的一样,他继续绕着叶三江“飞行”,嘴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洗好喽!”

    浴室门打开,姜晚歌抱着可可走了出来,可可身上穿的居然是一件绿色的小恐龙睡衣,身后还有一条垂下来的尾巴,带着鹅黄色的“锥刺”。

    “哇哦,小恐龙。”

    叶三江笑着凑过去,可可也朝他张开胳膊,小脸被热气蒸得红扑扑的。

    “要抱抱是吧。”

    姜晚歌在一旁面无表情地提示:“她要小熊。”

    叶三江动作一僵。

    “呃,小恐龙喜欢的是小熊……好吧,没错。”

    他把小熊递给可可,可可立即宝贵地抱在怀里,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下排几颗白色的小牙齿都可爱得恰如其分。

    最后她还奶声奶气回头:“谢谢迪迦哥哥。”

    听到这句话,叶三江心肠又软了,他心想姜晚歌如果也能这么奶声奶气地跟自己说话……虽说画面违和感十足,但莫名好兴奋。

    可是叶三江很快又听到姜晚歌抱着可可离开的时候在给可可小声洗脑:“他才不是什么迪迦哥哥,他是坏叔叔,专门吃小孩子的那种。”

    嗯,这就很姜晚歌,叶三江被打回现实……

    他低头看向乐乐:“盖亚,你准备好沐浴了吗?”

    “你是迪迦吗?”

    叶三江扯着嘴角:“我是不是迪迦和你洗不洗澡有关系吗?”

    “迪迦不能洗澡!沾了水灯就不亮了。”

    “哦,那我不是玩具,我是真迪迦。”

    “我是真盖亚。”

    “那就没事了啊!”

    叶三江有些崩溃。

    “叶三江你会不会给他洗澡?”

    “大概会吧,要不然你进来帮忙一起洗?我跟这小家伙不太熟。”

    姜晚歌踩着拖鞋从房间里探出脑袋,幽幽地看着他:“滚,我知道你没安好心。”

    叶三江一脸懵,这特么有个小孩在场两个人还能做什么?

    ……

    洗完澡后姜晚歌老远就听到一阵哭声,她敷着面膜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叶三江旁边的小恐龙哭得梨花带雨。

    乐乐的小恐龙睡衣和可可的一模一样,姜晚歌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真会玩啊,光是看着两个小恐龙在房间里跑应该就很让人心情愉悦。

    “他怎么哭了?”

    叶三江挠挠头:“给他搓澡的时候……忍不住弹了一下他的小丁丁。”

    姜晚歌揉面膜的动作僵住,表情木然。

    叶三江尬笑。

    “你无不无聊?”

    “就无聊才弹的嘛,别哭了!”

    乐乐立马止住哭声。

    ……

    “给他俩单独睡一个房间吧,我去拿被褥给他们铺铺床。”

    这句话让叶三江极为意外。

    姜晚歌看向叶三江奇怪的表情,忍不住问:“怎么了?这什么表情?”

    “我还以为,你会抱着可可睡,然后让我跟乐乐睡。”

    姜晚歌“噢”了一声:“刚刚确实是这么想的,但是乐乐偷偷告诉我他不想跟你睡。”

    “为什么?”

    “……怕你趁他睡着弹他小丁丁,叶三江你真变态,小孩子都不放过,而且还是小男孩。”

    姜晚歌说完白了他一眼就要去抱被子,叶三江立即拉住她的胳膊,把她抱进怀里。

    “哎你!你干嘛!”

    叶三江凑近她的脸,姜晚歌被他紧紧箍着身体,只能眯起眼睛向后缩脖子。

    “你什么意思啊,你的意思就是我会无聊到等乐乐睡着,然后偷偷弹他丁丁?”

    “你不一向这么无聊吗?”

    “但是这个……我有病啊我会等他睡着干这件事……”

    叶三江被气笑了。

    “我好几次早上醒来你都在……都在,摸我。”

    姜晚歌瞪着他。

    叶三江心虚地移开目光:“这,这两个又不一样,而且我是不由自主的,再说了当你面我又不是摸不了。”

    姜晚歌红着脸挣扎:“你快松开我。”

    “不松,先亲一下。”

    “不要,再让他们看到了!”

    “两个小孩子怕什么。”

    叶三江紧紧搂着她上半身,姜晚歌抽出了两条胳膊,手掌抵在叶三江下巴上。

    两人使着相反的力气,互相僵持着。

    叶三江扭头,突然看到旁边站着一只绿色的小恐龙。

    姜晚歌也跟着扭头看过去。

    这只小恐龙是抱着小熊的那只。

    “不要打架……”

    可可声音像是快哭了,怀里的小熊被抱得紧紧的。

    叶三江有些恍然,他立即松开姜晚歌。

    姜晚歌则快速跑过去蹲在可可旁边:“没打架啊,姑姑没打架,我们在抱抱呢,就像姑姑这样抱你一样。”

    她说完张开双臂搂着可可,还笑着晃了晃她的身体。

    叶三江愣了下,他走过来摸着可可的脑袋:“我们不会打架的,我和姑姑只是在拥抱,因为我们是夫妻,就像可可的爸爸妈妈一样,可可的爸爸妈妈也会经常拥抱吧?”

    姜晚歌看向叶三江。

    叶三江朝可可笑了一会也看她。

    “看我干嘛?”

    “想看就看。”

    “不让你看。”

    “我偏看……”

    姜晚歌说到这里突然停下,因为可可脑袋垂得更低了,还小声道:“不要吵架……”

    姜晚歌顿时无奈:“没,没吵架。”

    叶三江见状开口:“可可你看!”

    可可抬头。

    叶三江露出狡黠的笑容,他凑近姜晚歌,在她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啵”的一声。

    “你看我都亲你姑姑了,怎么会是在吵架呢?”

    姜晚歌傻了,白嫩的脸蛋上很快显现出了红印,但她也只能傻笑着点头。

    “可可也让我亲亲好吗?”

    叶三江露出期待的笑容。

    姜晚歌脸色立马变了。

    “叶三江你给我滚。”

    “干嘛?你是要吵架吗?”

    “我……”

    可可这时抱着小熊跑回了房间,叶三江二人紧跟着站起来,他们看过去,房间里一只绿色的小恐龙在床上开心的蹦跶着,床板吱呀吱呀地响,另一只小恐龙则抱着小熊安静地站在一边。

    可可看着弟弟,弟弟笑了她也笑。

    “铺床铺床!”

    叶三江催促着。

    姜晚歌无动于衷,她指着自己的脸,面无表情:“是不是又有红印了?”

    叶三江盯着她脸上那个硕大的红印,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是不是?!”

    “没,没有。”

    “我去照镜子!”

    叶三江连忙拉住她,冷不丁一扭头,发现可可正在房间里观察着他们俩,大眼睛眨巴眨。

    叶三江咽了口唾沫,拍着姜晚歌的肩膀:“孩子都困成什么样了,快去给他们铺床!”

    “哦,哦哦。”

    姜晚歌怕了可可,连忙去抱被子。

    ……

    “要关灯吗?”

    姜晚歌双手叉腰,看着平躺在床上的两只小恐龙,被子盖得他们只露出两颗小脑袋。

    小恐龙不说话。

    “那就不关灯了,姑姑就在旁边的那个房间,有事情就跑过来跟姑姑说。”

    小恐龙依旧不说话,就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姜晚歌。

    姜晚歌吃瘪,还有些尴尬,她最后扫了一圈房间,检查一下窗户和电器,这才走了出去。

    “姑姑晚安。”

    可可开口。

    “嗯,可可晚安。”

    姜晚歌慢慢掩上门,最后和乐乐对视了一眼,总觉得盖亚奥特曼的眼睛里隐藏着某种热血的冲动。

    一进房间姜晚歌就哀叹了起来。

    “啊——也不知道这两个小家伙要住多久!”

    叶三江看了一眼,姜晚歌脸上的红印足有一个硬币大小,但目前为止她还并不知情。

    “住就住呗,也没多麻烦,来,被窝给你暖好了。”

    他笑着掀开被窝,示意姜晚歌进来。

    在姜晚歌钻进被窝的那一刻叶三江立即抱了上去,先趁乱摸一把,姜晚歌仿佛被点了笑穴似的咯咯咯得笑个不停,身体像个鲤鱼一样在叶三江怀里乱扑腾。

    “叶三江!你再不停下我生气了!”

    叶三江停下,姜晚歌气喘吁吁地看他。

    “生气就生气呗,你越生气我越开心,最喜欢看你生气的样子了。”

    “那我就偏不生气!”

    “不生气更好!”

    “叶三江你无耻!”

    “等等,什么声音?”

    叶三江停下,姜晚歌抓住机会红着脸捶了他一拳,然后跟着一起听。

    “哪有什么声音?”

    叶三江扭头看向姜晚歌:“盖亚好像开始放技能了……”

    ……

    “砰!”

    门被打开,叶三江和姜晚歌的身影矗立在门口。

    “啊啊啊——”

    站在床上的乐乐快速钻进被窝,手里还举着一把ak47,枪口指着门口的迪迦和灭绝师太,可可见状笑得合不拢嘴,叶三江低头一看,地面上满是散落的玩具,旁边还有一个打开的行李箱。

    “行李箱不是被我藏起来了吗?”

    姜晚歌惊疑地挠头。

    “可恶!竟然藏我的玩具!举起手来!”

    枪口从迪迦那边移开,只指向了灭绝师太。

    姜晚歌面无表情地开口:“叶三江,收玩具。”

    “还有你们两个,再不睡觉,我就……”

    她扬起一把玩具剑,可是两个小恐龙眨着眼睛的模样还是让她说不出后半句话。

    折腾了一二十分钟,叶三江二人这才重新返回房间,行李箱被他高高抬起放在了柜子上,乐乐要是这样也能拿到的话,叶三江会跪下来喊他爸爸。

    “睡觉睡觉,你还说小孩子不麻烦,现在见识到了吧。”

    姜晚歌埋怨了一句。

    “那你让两个小恐龙出去要饭去吧。”

    “别说话,我要睡觉了。”

    姜晚歌侧过身背对着,叶三江便躺她背后,手掌贴在她的小腹上,姜晚歌知道早上醒来时这手的位置肯定要变一下。

    睡了不知道多久,姜晚歌突然尖叫一声。

    叶三江被吓醒了。

    乐乐跪在床边,也就是姜晚歌的脑袋边上。

    “姑姑,我要尿尿。”

    “你去尿啊!”

    姜晚歌崩溃地开口,她说完往下一看,这才看到自己胸上还有一只手掌,她回头瞪了一眼,叶三江迷迷糊糊跟做梦似地收回胳膊。

    乐乐没去,重复了一遍:“我要尿尿!”

    “叶三江你带他去!”

    “哦……”

    完事之后叶三江重新躺在床上,从后面搂着姜晚歌,她已经有了小小的呼声,叶三江便放心地把手放在该放的位置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

    姜晚歌突然吓得浑身一抖,叶三江跟着醒了,扭头一看,一只小恐龙又跪在姜晚歌的脑袋边上,迷迷糊糊的。

    “又怎么了?”

    这次是叶三江开口。

    “姐姐哭了,吵得我睡不着。”

    乐乐说完恶作剧似的捏住姜晚歌的鼻子和嘴巴。

    叶三江安静下来,果然听到了一阵哭声。

    他来到另一个房间后,发现可可抱着小熊坐在床头,哭得撕心裂肺。

    “怎么了可可?”

    叶三江走过去,可可立即站了起来,哭着朝叶三江伸出两只胳膊。

    小熊在她怀里,所以这是要抱抱。

    叶三江把她抱了起来,轻声问道:“是做噩梦了吗?”

    “我,我,我想妈,妈妈!”

    叶三江终于意识到了带孩子的麻烦,但可可的哭声让他心硬不下来。

    他正想抱着可可走出房间,姜晚歌却一手提着乐乐出现了,乐乐还在负隅顽抗,小恐龙的尾巴甩来甩去。

    她蹙眉:“我想把他绑在床上。”

    “消消气,可可估计做噩梦了。”

    “可可就爱哭,她经常半夜就哭醒了。”

    “那怎么办?”

    “抱着睡。让这家伙一个人睡。”

    乐乐双脚落地,他气呼呼地跳到床上,还给自己盖上被子:“一个人睡就一个人睡!”

    叶三江不太放心:“有事喊我,盖亚。”

    盖亚生气了,不理人。

    ……

    可可被叶三江抱着晃悠了一会,哭声总算停了下来。

    她躺在姜晚歌和叶三江中间,姜晚歌抬头看了叶三江一眼,伸手给可可掖好被子,然后擦去她脸上的眼泪,轻轻地,缓慢地,有节奏地隔着一层被子拍可可的身体。

    叶三江笑道:“你好像妈妈啊。”

    “闭嘴。”

    可可开口:“妈妈总是和爸爸吵架。”

    “是做梦了吧。”

    可可摇头:“弟弟睡着了,我没睡着,看到爸爸妈妈吵架。”

    “嫂子确实和二哥总是吵架。”

    “因为饭店的事情吗?”

    “各种事情,之前也是,动不动就吵架,估计无意中被可可看到不少。”
推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书页